雪球yuuki

主推翠千/岚泉/leo司/凛司
比较杂食,友情向基本都能嗑一点
不接受飒马腐向

【翠千】regret

复健产物,脸滚键盘的标题,对话流卖萌小故事

想看翠翠被冷落的样子就写了这篇(是翠p)

场景切换生硬,毫无文笔可言,ooc可能有

祝食用愉快

 

 

待在最舒心的地方,直到影子的长度到达极限,望着即将没入地平线的夕阳才默默从水池里站起来。风拂过被水浸湿的校服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练习室的灯还开着,今天练习的时间有点长呢puka,孩子们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慢悠悠地向练习室走去,水滴了一路。越接近练习室,心情越发不安。

练习室的门虚掩着,从中传来了低低的呜咽声。

“忍?”

“深深深海殿下!”仙石连忙擦去眼泪,跑去储物柜拿来了毛巾,踮起脚替深海擦干头发,“这样会感冒的。”

深海稍稍蹲下,盯着仙石泛红的眼角问道:“忍,刚刚是在哭吗?发生什么了?可以告诉我吗?”

“呜呜呜……在下无能……”好不容易收回去的眼泪一下子又溢出了眼眶,“队长殿下说再也不会管高峯殿下了是也,在下没能阻止……”

 

放学后,流星队在常用的练习室准备半个月后的live。

“高峯!”在一旁专注练习的南云和仙石被守沢过分严厉的语气吓了一跳,高峯则依旧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视线渐渐飘向窗外已经变为橙红色的夕阳。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练习时也要尽力做到做好!”

“好烦啊……记住大概动作不就好了吗?反正我站在最后,跟着铁虎他们……”

“高峯!”一次又一次地容忍,却始终得不到满意的结果,守沢努力克制住内心的怒火,冷冷地丢下一句,“从今天起无论是live练习还是部活,我都不会再强制你参加,就算live当天你不来演出也没有关系。”

“求之不得。”说完,高峯就往更衣室走去。

“高峯殿下等一下。”仙石急急忙忙拦住高峯,“队长只是气话……”

“算了仙石君,没有干劲的人强求也没有用的。”南云无奈地摇了摇头。

“怎么连南云殿下也……”

“就是这样,仙石君。”高峯推开仙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今天就先解散吧,大家辛苦了。”守沢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疲惫,目送高峯离开练习室才进入更衣室。

 

断断续续讲完事情经过的仙石,一边擦眼泪一边问:“深海殿下,队长殿下那些只是气话对吧。”

深海把伤心的仙石搂在怀里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道:“千秋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puka~而且五人齐聚才是流星队不是吗?阿嚏!”

“深深海殿下先快点把身上擦干是也!”

 

晚上九点半,高峯终于可以尽情享受他的吉祥物时光,但一直暗着的手机屏幕不断吸引着他的注意力——以往这时候总会被守沢信息轰炸。

守沢前辈真的生气了吗?

紧紧抱着merry酱,将头埋在那毛茸茸的肚子上。

merry酱,我今天态度是不是有点过分,毕竟守沢前辈是出于好意……为什么我要为那个傻瓜队长纠结呢,反正明天他就忘了吧,然后继续擅自闯入别人卧室,强行叫人起床。

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在梦中构筑的理想乡会被某人毫不留情地破坏,本一点一点攒积起来的愧疚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翠……”

“翠!”

睡得迷迷糊糊的高峯只判断出这不是前辈的声音,直到下一秒被子被掀开,暖意瞬间消散才看清站在床边的人是哥哥。

“快点起床要迟到了。”高峯哥哥把所有的衣服往床上一扔,“今天那个前辈怎么没有来找你。”

“最近三年生比较忙。”高峯慢腾腾地从一堆衣服里找出衬衫,漫不经心地回答。

守沢前辈真的没有来啊……不过也好说明他还没有反悔,我还可以悠哉地过几天。

没有了守沢,高峯的早晨如战场一样,翻卷残云地收拾完书包,一边刷牙一边梳头,简单地用清水抹了一把脸,穿好鞋回餐厅拿了一块面包就冲出了家门。掐着表冲进教室,瘫坐在座位上,高峯突然有些怀念之前一切都井井有条的早晨。

不过接下来高峯就要好好享受难得的安稳生活,毕竟不知何时就会被某人破坏,可能是放学后,可能是下节课……然而直到心不在焉地做完值日,换下室内鞋走出校门,高峯的视野里都没有出现守沢的身影。

走在回家的路上,形单影只,有点不太习惯。

啊啊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呀!好不容易盼来的平静的日子一定要好好珍惜,说不定今晚就结束了,最多明早就结束了。

高峯攥紧了书包带,更加坚定了要尽情享受最晚只能持续到明早的理想生活。

 

第二天

高峯的哥哥坐在桌前,饶有兴致地看着时不时朝门口张望的弟弟。

“翠,再不快点吃又要迟到了哦。”母亲拿着两盒便当从厨房里走出来放在兄弟俩面前。

“哦……好。”高峯翠吃了两口菜,视线又飘向了门口。

“说起来那位很吵的前辈这今天也没有来找你呢。”哥哥假装不经意地提了一句。

高峯翠无意识地用筷子戳着饭团,冷冷地回答:“因为三年生最近很忙啊。”

“唔……还想着这几天见到千秋送一些蔬菜给他呢。”母亲的语气里满是惋惜,“翠,千秋大概什么时候有空?”

“不知道。”高峯翠把便当塞进书包,径直向门口走去,“我出门了。”

毫无波澜的一天——理想高中生活,但此刻站在练习室门口的高峯内心却是波澜四起。伏在门上,隐约能够听见四人练习新歌的声音,属于自己那部分的歌词似乎交给了守沢前辈,大概舞步也已经改成了四人的版本了吧。

不甘心……

没事没事,守沢前辈不可能不来找我的,我只要继续享受这短暂的理想生活就行了。

 

第三天

早起,吃饭,上课,吃饭,上课,放学。若是高峯写日记,大概今天的生活会如此记录,普通,平淡,不需要抱怨某人。

 

第四天

依旧是平淡甚至无聊的一天。

 

第五天

离live只剩十天了,仍然寻不到守沢的身影。

嘭!

“高高高峯殿下,非常抱歉是也!”最后一个音结束,仙石已摆出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土下座姿势。

“没事没事。”高峯连忙摆摆手,“对不起,突然来练习室。”

“唔,高峯殿下在说什么!这里是流星队的练习室,高峯殿下是流星队的成员,是必不可少的流星green是也!”

“高峯殿下是参加练习的吗?在下一直有练五人的走位,队长殿……”

“哦!仙石来得好早啊!”守沢拉着深海走进练习室,打断了仙石的话,“开始练习吧,南云马上就来。”

高峯站在原地终于下定决心想和守沢打一声招呼,然而守沢像是没有看见他一样,径直从他面前走过,到嘴边的话又默默咽了下去。

“翠~今天要加油哦pukapuka~”

一直盯着脚尖的高峯抬头正好对上深海治愈的笑脸,尴尬地笑了笑,视线渐渐飘向了某人的背影,碧蓝色的瞳孔中增了几分寂寞。

 

第六天

高峯坚持去参加了练习,躲在最后默默模仿着其他成员的舞蹈动作,练习结束,是守沢的惯例拥抱和摸头,但只有仙石和南云的。

 

第七天

无论是清早篮球部的晨练还是放学后live的练习,高峯都有认真参与,守沢却没有进入高峯周围两米的区域内。

 

第八天

清晨体育馆内,慢跑结束,高峯抱着腿坐在角落,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守沢,忽略了一直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两人的目光。

“呐,呐。”明星拍了拍衣更的肩,“小千部长最近是不是对高峯太冷淡了。”

“嗯……但这样也好,守沢前辈一直太过热情,高峯也很烦恼啊。”

“但现在这样高峯不也很烦恼吗?你看,高峯一直盯着小千部长。”

“……确实。”

“帮帮他吧。”明星一把夺过衣更的篮球,“啊!手滑!”

目光随篮球轨迹移动,衣更的表情由一脸无奈变为了一脸惊吓:“高峯小心!”

然而为时已晚,篮球正中高峯正脸。

“高峯!”守沢听见巨响,回头看见高峯倒在地上急忙跑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我刚刚不小心砸到高峯了,小千部长快送他去保健室吧!”明星一脸焦急,揽过衣更,“这里交给我们!”

“好!拜托了!”

 

守沢扶着高峯走到保健室,推开虚掩的门,佐贺美老师不在,凭着多年光顾保健室的经验,守沢很快找到了急救箱。

守沢一边替高峯处理伤口一边说:“我说过很多次了,一定要注意安全,无论是偶像活动还是社团活动。”

“嗯。”

“幸好伤得很轻,休息一会就好了。”

“嗯。”高峯接过守沢手中的棉球。

“差不多要准备上课了,一会儿直接去更衣室吧。”

“嗯……”高峯的声音开始哽咽,慌忙擦去眼角的泪珠。

“诶?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前辈……是不是讨厌我了……”高峯看着守沢,吸了吸鼻子努力将泪水拦在眼眶里。

“没,没有……”

“努力练习live……参加晨练……但是……”高峯攥紧了双拳,深吸一口气,“但是前辈一直当我不存在的样子!”

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拉了拉守沢的衣角。

“认真参加活动的话,前辈请不要当我不存在了好吗?”

委屈的大型兔子,守沢又怎能再狠得下心,紧紧抱住高峯,蹭了蹭他的额头:“这些天对不起了。”

高峯回抱住守沢,感受着熟悉的体温:“现在认真练习能赶得上live吗?”

“嗯,高峯是想做就能做到的孩子哟。”

“改回五人的走位会不会很麻烦?”

“我们练习的一直是五人的走位啊,五人齐聚才是流星队!”守沢起身捧起高峯的脸替他擦去眼泪,“你可是我发现的最可爱的流星green哦。”

面对眼前这总是无意识地说出让旁人害羞的话的人,高峯只觉得脸颊发热:“果然前辈在,周围就特别热。”

“诶?!高峯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透过保健室的窗户正好可以望见喷水池,意味着此刻坐在水池里的人正好可以看见保健室的场景,也许是风的缘故,微微沾湿的呆毛正好弯成了心形。

“啊啊啊深海殿下!”回头,只见仙石正向水池狂奔,“今天风大泡水会感冒的是也。”

“没关系的puka~话说千秋和翠和好了~”在仙石的催促下,深海还是乖乖离开了水池。

“真的吗?太好了是也。”仙石从包里拿出毛巾盖在深海头上,“这次冷战了这么久,在下担心得不得了是也。”

“对啊,真的太好了pukapuka~”

 

在两人冷战的第三天。

“奏汰。”守沢两手撑在水池壁上,琥珀色的眼眸刻满了焦灼,“还不能去找高峯吗?”

深海跪坐在水池里摆弄着深海鱼挂饰,慢悠悠地回答:“只有适当的放手,孩子们才能更好的成长不是吗?”

“但是我很担心啊,万一高峯真的放弃了怎么办?”

“不会的,翠是好孩子,等自己考虑清楚了自然会来找我们的puka~千秋要相信我们的流星green puka~”

“千秋?”

抬头,守沢正坐在水池边呆呆地望着校门口那最熟悉的身影。

 

——————————

那个,这里还是一个不合格的奏忍党(小声)

最后

 

(踩音箱)小忍世界第一可爱!!!(嘶吼)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