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yuuki

主推翠千/岚泉/leo司/凛司
比较杂食,友情向基本都能嗑一点
不接受飒马腐向

花惑·序章

非常不科学的设定,文中说明文一样的设定介绍请多包涵……

强调一下02部分出现的少年不是千秋,人类千秋在末尾才出现

文笔是不存在的 ,ooc注意

 

 

 

01

一天,高峯翠在客厅里捡到了一个应该不属于人界的生物,约十几厘米的高度。据来者称,他是精灵界的一员,为了寻找一种名为方糖的食物来到人界,因误食了高峯饮用过的咖啡导致显形,但只有高峯可以看见,目前自身处境仍是安全的。

总之现在这个自称是咖啡精灵的生物已经摸清楚了高峯翠的房间的布局,待高峯去厨房取了两个布丁回来,千秋已经利用各种小物件替自己在书桌上搭了一个小窝,虽然只有一张小书桌和床。

看着一脸灿烂整理自己的小床铺的千秋,高峯只觉得心情微妙。一是自己在客厅撞见正抱着方糖准备离开的千秋时竟然好奇心胜过了惊讶的心情,二是自己十分轻易地接受了千秋是精灵的设定甚至觉得理所应当,三是这家伙一点也不见外似乎已经做好了在这里久居的准备,自己之所以会去拿布丁也是因为千秋想知道人界的甜品为何物。

我到底在做什么呢?高峯长叹了一口气。

“千秋さん喜欢甜的东西吗?”高峯坐在桌前打开布丁的盖子,把勺子递给千秋。

千秋双手接过足有自己半身长的勺子一边思考如何使用,一边回答:“也不完全是喜欢甜,只是不擅长苦的东西。”

“你是小孩子吗?”高峯左手手肘抵在桌上,手掌托着下巴,平淡地给出了自认为恰当的评价。

千秋默默吃着布丁不作声,高峯表面依旧平静,但内心多多少少有些不是滋味,倒也不是千秋不回复的原因,而是意识到自己又讲了不该说的话。总是这样漫不经心,无意之间伤害到别人,又羞于事后道歉,无数次造成尴尬的局面。

还是和吉祥物聊天比较好。高峯用勺子戳着空的布丁杯,不想思考该说些什么化解当前的局面,只是听着时钟滴答运转的声音发呆。

“在精灵界有见过和翠くん一模一样的精灵。”

……难道他刚刚那么严肃是在想这件事吗?高峯不知道应该是为千秋没有在意刚才的话感到庆幸还是为自己自作多情而感到郁闷。

“是一个喜欢吉祥物的蔬菜王子。“千秋望着满床的吉祥物,不禁笑着说道,”真的和翠くん很像呢☆”

“不过那位王子一直待在城堡里,不怎么愿意和外人说话。翠くん也很少和外人说话吗?”

“……”

“啊啊啊不要在意刚刚的话。”千秋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因为书上有写精灵界相当于人界的概念体之类的存在,就想翠くん的性格和那位王子会不会一样……总之非常对不起!”

“并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高峯双臂交叠平放在书桌上,头枕在手臂上,“可以和我讲讲精灵的事吗?”

 

02

精灵诞生于人类的情感,相对应的精灵与人类拥有相同的容貌,它们或是反映了人类的实际状态,或是成长为了人类的理想状态,又或是仅仅与人类有着部分相同的习惯和爱好。精灵成年后会佩戴特制的耳环可到人界游历,耳环是精灵在两界穿梭的媒介。精灵界的族长是一个非常任性的精灵,根据心情开放连接两界的通道,耳环可探测到另一边的气息,佩戴耳环的精灵可在通道打开的时间内选择去哪一边。

“所以我就为了改良咖啡来到了人界。”千秋一手叉着腰一手捶在胸前,琥珀色的眸子清澈明亮,一副像是要拯救世界的样,“而且当味蕾察觉到甜味时会有一种幸福感,翠くん不觉得吗?”

思绪悄悄溜回了去年的夏日祭,在套圈游戏中如愿以偿套中了最心仪的吉祥物,抱着战利品走回自家摊位的路上有一个刨冰的小店铺,老板是商业街的熟人,在准备开口前老板就笑眯眯地做好了一杯草莓味的刨冰——正是自己想要的。甜味的食物会让人心情愉悦,高峯也承认这一想法,至于开始喝黑咖啡大概是因为听说这会让人长不高吧……

说起来今年又长高了不少,明明很克制饮食了,为什么我会长这么高呢……

“翠?”

“在!”高峯从身高的忧伤中回过神,见母亲站在自己身旁条件反射看了一眼千秋才想起母亲看不见,“有事吗?”

“我切了些水果。”母亲将果盘放在桌上,利落地收走了布丁杯,“快点学习吧,已经是准考生了不是吗?”

“嗯……”

“加油。”母亲拍了拍高峯的肩便离开了。

无奈地取出课本,莫名感受到了来自身旁的炙热目光。

“我也会为翠くん加油的☆”

高峯此刻不知为何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一感觉很快得到了验证。

第二天一早在高峯“啪”的一声关掉闹钟钻进被窝后,千秋便主动担起了剩下的工作。从在其耳边喊“再不起要迟到了”,到洗漱时趴在他头上整理碎发,再到早餐时念叨着不能浪费,到最后挥舞着双臂目送周身笼罩着幽怨氛围的高峯离开,千秋可谓是尽职尽责。

正准备回房小睡一会儿,门铃声响起,高峯的母亲匆匆赶去开门。

来者是一位中年的妇女和一位少年,少年目光黯淡,双手捂着嘴,指缝间有碎片掉落。待母亲将两人引进屋内,千秋上前查看掉落在地面的“碎片”。

柔软的触感和香味证实掉落在地的这些“碎片”,是花瓣。

 

03

视线落在空白的笔记本上,耳边是国语老师滔滔不绝的文章分析和淅淅沥沥的雨声,思绪却融化在了温度适宜的暖气里,不知不觉又飘回樱之宴。祭典上似乎遇见一个和千秋さん很像的人,记忆中那人跟在一个高个子男生后面,声音很轻,喧闹的祭典上根本不捉不到他的声音,戴着黑框眼镜,总是低着头,遇到有人和他打招呼时会露出腼腆的笑容。高峯实在无法两者联系到一起,腼腆的少年和吵得令人头疼的精灵,也许唯一的共同点是二者的外貌。

不过两人的笑颜都很可爱。

空白的笔记本上多了一个笑着的晴天娃娃。

“欢迎回家——”

高峯关上房门一回头就看见千秋向自己扑来,条件反射向后退了两步,本是计算好落到头顶的距离,最后千秋不得不抓住立领制服的第二粒纽扣防止掉下去。

高峯叹了一口气,拎起千秋的后领将他放在桌上。

“翠くん将来想做什么?”

“怎么突然问这个?”高峯换上家居服,看见放在床头的书有被翻动过的痕迹。是一本普通的科普类书籍,介绍了多种常见花的生长习性,所谓的常见花并不是指生活中随处可见的花,而是患有花惑的人体内容易萌芽并生长成熟的花。

尚且年幼时,喜欢待在家中的小诊所,那里整齐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花的标本,母亲最爱和兄弟两人讲关于花的神话传说。整座城市只有高峯家能够治愈吐花症,高峯翠也曾经为此感到自豪,决定将来要成为医生。但随着年龄增长,了解花惑越多,他对这一疾病越是厌恶。而且真正需要接受治疗的患者少之又少。家中也只是将这作为副业,主要经营蔬菜店。但要是问起将来的理想,高峯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不像兄长有着明确的目标。当千秋问起“想成为医生?”时,高峯默默点了点头。

“千秋さん呢?”

“我吗?当然是要成为大家的英雄!”谈及理想时的千秋琥珀色的瞳孔里尽是幸福和自信的光芒,“以及近期目标是和那位王子成为朋友☆”

听完后半句高峯只觉得心里有一根弦被轻轻地拨了一下,抖落了一地颤抖的音符,扰乱了原来的平静。不想去反驳千秋不切实际的理想,只是嘟着嘴咕哝。

“我呢?我和那位王子不是长得一样吗?千秋さん不想和我做朋友吗?”

“诶?等等,让我换个说法。”

“今晚的甜点取消。”

“诶?!”

 

04

圣诞将至,借着外出散心的理由暂时逃离充满节日氛围的商业街。说是觉得这些天商业街太热闹无法静心学习,但高峯自己也知道是自己内心过于烦乱。因为外貌不错,总会有人主动接近他,但接触没多久就会发现他的无趣、无能,最后渐渐远离。高峯对那些莫名对自己有期待的人感到厌烦。被否定了太多次,表面看似已经习惯了无所谓,内心隐隐的不甘只有自己知晓。

游离的目光落在呼出的白气上,远方的景色变得模糊不清。

“翠くん!”脸颊上挨了一记重击,千秋坐在高峯肩上指着广场中央,一脸兴奋,“那里像是有英雄和邪恶势力斗争的表演,我们去看吧!”

高峯回过神看向千秋指的地方,一群小孩子正围坐在一起。

“拒绝。”

“……好吧。”

“你可以自己去前面看,我在这里等你。”

“那就一起在这里看吧☆”

“……”

表演者是一个穿着红色夹克的人,因为距离太远只能隐约看见那人腰带上的星形装饰和红黄交错的流苏,一个人分别饰演正义和邪恶的角色,每一个动作都很卖力,即使坐在广场的边缘也能清晰听见中二气息满满的台词。千秋却是听得津津有味,到关键处还会突然站起为“英雄”呐喊助威,这时候高峯不得不保持姿势不变,避免千秋摔下去。

白雪皑皑的冬景,视野中央的那一抹醒目的红色渐渐晕染开来。

高峯不能理解得不到任何回报的努力。

“果然正义必胜!”表演结束,千秋拽着高峯的围巾兴奋地分享自己的喜悦。

“嗯,出来挺久了,回家吧。”

“好。”

高峯准备起身,耳后突然传来一阵疼痛,发丝被千秋紧紧拽住。

“怎么了?”高峯眉头微皱,有些不悦。

“那人是在哭吗?”

观看表演的孩子们已经散去,徒留那位红衣少年任寒风吹乱褐色的发丝,背对着观众席肩膀微颤,右臂抬起,手正好对着眼睛的位置。

为什么会哭泣呢?完美的表演,孩子们的笑声和掌声,不应该感到高兴吗?难道是高兴的泪水?那为什么要等到观众散去躲起来偷偷哭泣?还是因为一直只有一个人……

“他会得花惑吗?”

“很有可能。”

从人类出生的一刻起就一直藏在人体内的花种,以负面情绪为养料萌芽、生长、开花、繁殖,成年之后自然凋亡。大多数人的花都会停在生长的这一步上就随着人类成年消失了。唯有一直将柔弱的一面刻意隐藏起来的人才会早早地表现出吐出花瓣这一症状。还有一类人天生没有花种,他们会成为治疗花惑的医师,高峯翠和他的父亲便是。

花惑,惑意为诱惑、迷惑,医师所面对的不仅仅是漫长艰难的纯粹的治疗过程,还有惑字所包含的一切。

“那翠くん一定要治好他哦。”

“……如果能遇到的话,我尽力。”

红衣少年转身抬头看见了站在台阶最高层的高峯翠,立刻用袖子胡乱擦了擦脸,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向他招手。这一切高峯都看在了眼里,礼貌性地招了招手转身离开。

“要坚持自己的英雄梦哦!!”千秋向少年大声喊道,少年没有听见,高峯却不得不将耳朵捂上。

高峯回头瞥了一眼红衣少年,在千秋发觉之前转过头,将半张脸埋进绿色格子的围巾里。


05

升学考试结束的第二天,千秋离开了,普通地和高峯告别约定还会来人界并带上那位王子,就静静地回去了。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突然地发生,平淡地结束。

一年一度的樱之宴,高峯没有碰到那位眼镜少年,也没有遇见红衣少年。祭典结束,迎来了开学日。穿着梦之咲的校服,走在樱花飞舞的校园里,高峯只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莫名其妙地轻松通过了考试,莫名其妙填错了志愿,进入了偶像科,一个自己完全无法融入的环境。感叹着不愧是偶像科到处是闪闪发亮的人,一路低着头穿过嘈杂的主干道——各个社团招新的主要阵地。

“那边的高个子新生!”

所以我不想长这么高啊……

不情愿地回头,绿色的领带映入眼帘。

还是三年级的学长,郁闷……想死……

“有兴趣加入篮球部吗☆”

碧蓝色的瞳孔中映出的人和千秋拥有相同的容貌。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