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yuuki

主推翠千/岚泉/leo司/凛司
比较杂食,友情向基本都能嗑一点
不接受飒马腐向

思君

存档就不打tag了

人类翠×山神千秋

ooc注意

 

第一章

“滴答”

一滴雨打在树叶上,沿着叶脉滑至叶尖由椭圆重新化为水滴状落下,于头顶传来的一瞬的清凉惊醒了正倚在树干上小憩的人。

或许称其神明更为合适。

从高处往下望,正在准备祭典的人们察觉到了渐渐聚集起来的乌云,取来一些帆布遮挡在不得淋湿的建筑材料上,便匆匆离开了。

雨并不大,但山间的枫树却剧烈地摇晃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夹杂着清脆的铃铛声,偶尔响起,却是有节奏的,像是在催促着他尽快赶去。

循着铃铛声在白雾中穿行。

去迎接新的山神。

 

“最近离开村子的人越来越多了呢。”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守沢千秋突然提起了这件事,鲜有的忧郁神情还未维持多久,就被扭曲的表情替代。

“怎么又弄了这一身伤?”三毛缟斑无视了守沢的话,双眼微眯打量着守沢身上的伤口,简单粗暴地把草药洒在上面,夸张地叹了一口气。

守沢盘腿背对三毛缟坐着,背部的肌肉因疼痛一直紧绷着。虽然作为山神,只要不是致命伤放着不管过几天就能痊愈,但终究是敷药好得快些,尤其对于守沢这样不安分的,一不留神就会消失在视线里的,经常旧伤未好就添新伤的山神,及时治疗是极其必要的。

“好了?”

“嗯。”

得到确认后,守沢急急忙忙穿好和服,将大大小小的伤口掩盖在和服下,同时遮挡住的还有左肩上印着的红枫图案。

寂静的神社里回荡着铃铛声,三毛缟的视线落在守沢的左腕上,上面缠着几圈棕色的细绳,最下端的绳上系有两个红枫的挂坠,中间挂着一个铃铛。

两百年前,就是这个声音将自他召唤至神社后的山泉,新生的山神就站在那儿,茫然地看着他。虽说失去了生前的记忆,但那只限于保留在大脑中的,身体还原原本本地保留着生前的习惯。守沢总会下意识地把他认为不好的一面藏起来,急着遮挡伤口,急着忘记不满,急着掩饰悲伤……这身伤定是过于热心的结果吧。

“总之不后悔就好♪”三毛缟本想一掌拍在守沢背上,但愣是想不起背上有哪里是没有伤口的,只好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这次帮助的孩子有好好和我道谢哦。”尾音上扬,语气里尽是愉悦的音符。

三毛缟盘腿坐在地上,一手撑在腿上抵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一脸灿烂的守沢。

现在的他就算被忘记也无所谓了吗?

“啊,对了。”守沢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拳捶在掌心,“今晚就是夏日祭典了,一定要尽情享受!”

听到“祭典”二字,三毛缟的眼神瞬间明亮,左眼映着“典”,右眼映着“祭”,除此以外所有事都抛诸脑后。

“哦!!!”

 

夕阳终于没入了地平线下,深蓝色的幕布与最后一线橙红相撞,一道玫瑰金的光环镶于天际,随着祭典会场中央的篝火燃起,夏日祭正式开始。乡间的夏夜尤为凉爽,晚风伴着蝉鸣拂过,丝毫察觉不到夏日应有的炎热。对于热闹的祭典,清凉的夜风是最好的清醒剂,尤其对于两个热血笨蛋来说是再好不过的降温道具。

这一天是两人唯一可以现出人形的日子,会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里。守沢和三毛缟带上面具混在人群中,尽管是参加了几百次的祭典,两人依旧玩得很尽兴。或许他们享受的正是这一成不变,祭典的压轴表演所传达的是对过去的眷恋,而这一情感是决定神明是否能继续存在的关键因素之一。

 

将会场所有的娱乐设施玩了一遍,自然是要买点小吃补充体能。现出人形后,神明也暂时会像人类一样需要进食。

“千秋さん每次都会来这家店呢。”三毛缟跟在守沢后面,看着缓慢移动的长队,却不见丝毫无奈,而是充满好奇。

“对啊,高峯这家店的炸土豆特别好吃。”此刻守沢的兴奋程度丝毫不亚于三毛缟听见“祭典”二字时的样子,“而且……”

“嗯?”

“三毛缟さん,你先排着。”

看着守沢迅速离开的身影,三毛缟也不意外,自然地挥手告别。

看来又有需要英雄的场合出现了。

 

神社?

守沢一路跟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原以为只是好奇心旺盛的小孩想独自探险,打算暗中保护,然而现在这个手里拿着兔子玩偶的小孩在神社拜殿前停了下来。男孩正在口袋里翻找着什么,突然抬起头四处张望,守沢以为自己暴露了,正要从古树后走出来,男孩却一路小跑到了距守沢藏身处更远的水池边。

男孩把兔子玩偶夹在腋下拿起长柄木勺费力地从水池中舀了点水洒在手上,将木勺放回原处,又一路小跑到神社拜殿前。硬币落在善款箱里发出稍显沉闷的声响,紧接着是清脆的风铃声,男孩拍了几下手,闭上双眼,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守沢蹑手蹑脚走到男孩面前蹲下,视线与男孩齐平,映着明月的琥珀色眼眸足以让任何人被其吸引。

“你的愿望是什么?”

 

买了两份炸土豆,顺着守沢的气息一路走到了神社,只见守沢正坐在拜殿门口的台阶上抱着双腿一脸委屈,随风而起的落叶转着圈在其面前划过更添了几分凄凉。

“发生什么了?”三毛缟走到守沢身旁坐下,用竹签戳起一个土豆球送至他嘴边,然而守沢却不为所动,三毛缟也不客气一口吞下,“呜哇,超好吃,果然祭典最棒了!!!”

守沢盯着脚尖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逃走了。”

“嗯?”嘴里塞满土豆球的三毛缟两颊鼓鼓的,像一只松鼠。

“一个男孩见到我之后就慌慌张张地逃走了!”

终于解决完嘴里的土豆,三毛缟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守沢:“哈?”

守沢简要说明了一下来龙去脉,他跟着男孩走到神社发现男孩在许愿,想帮其实现便上前询问,没想到男孩一睁眼看见他拔腿就跑。这对于可以迅速和任何生灵快速熟络起来的守沢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确实很打击呢。”话虽这么说,三毛缟脸上可看不出一丝同情,依旧笑容满面地嚼着土豆。

“啊啊啊!给我留点啊!”守沢终于看见了两碗快见底的炸土豆。

“自己去买。”

“他们都收摊了!”守沢整个人扑在三毛缟身上,“至少留一个啊!”

“最后一个。”在守沢期待的眼神中,三毛缟淡定地把最后一个土豆球丢进了自己嘴里。

“三毛缟さん!!!”

 

第二天清晨,白雾仍深深浅浅地在山间飘荡着,守沢已坐在山脚的鸟居下,两手托着头,向远处张望。

“那个小孩应该还会来找你吧,不妨去鸟居等等”三毛缟さん昨晚这么说。

真的会来吗?

微风拂过,扬起腕间的铃铛,清脆的声响一下一下在林间回荡,雾气渐渐散开。余光瞥见角落里的一抹茶色,呆滞的目光终于有了一点光芒。

昨夜的男孩从树后走出来,手里抱着玩偶不过今天换成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幽灵的白色玩偶,三步一顿地走到守沢身旁,坐在石阶上,与守沢保持了一臂的距离,以五岁小孩的一臂为标准。守沢不知如何开口,只是默默地看着男孩从包里拿出一个保温袋,再从中拿出一个棒冰。这个包装守沢见过,是可以一分为二的一种棒冰,可惜未曾尝过。

“这个给大哥哥。”男孩把棒冰一掰为二,递给守沢一半。

“哦,谢谢!!”

 

接着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

由于昨日的事,守沢不敢贸然搭话,万一男孩又跑了,他觉得自己可能会直接一头撞在鸟居上。

“大哥哥是山神吗?”男孩指了指守沢手腕,抬头两人视线正好撞上,他立刻扭过头,直直地盯着鞋子,声音又低了几分,“爷爷说山神的手腕上有棕色的细绳,上面系着铃铛……只有小孩子才能看见。”

“山神……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吗?”

“当然!”守沢伸出食指放在男孩面前,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过首先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男孩下意识抱紧了幽灵玩偶,小声回答:“高峯翠。”

“很好听的名字呢。”

“大哥哥呢?山神……山神也是有名字的吧。”

听到这里,守沢神情有些恍惚,他早已习惯人们用山神称呼他,习惯隐于山神这个称呼之后,他也很喜欢这个带有信仰意味的词,三毛缟却执意称他为“千秋さん”,还多次告诫他不能忘记自己的名字,但始终不告诉他其中的缘由。

“守沢千秋,叫我千秋就好。”

也许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高峯双眼微微眯起,碧蓝色的眼眸里是淡淡的笑意,如映着繁星的海面令人沉醉。

“千秋お兄さん。”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