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yuuki

主推翠千/岚泉/leo司/凛司
比较杂食,友情向基本都能嗑一点
不接受飒马腐向

十年后设定·重逢

十年后设定
充满私设,ooc注意

第一章

守沢千秋从梦之咲学园毕业已过去十年,成为了当红的偶像。高峯翠毕业后专攻演艺,如今成为了影视新星,被界内人士成为最具潜力的新人演员。

“高峯,我已经和导演沟通过了,他认为守沢可以胜任这个角色,剧本也已经送过去了。”高峯的经纪人把最新的剧本递给高峯说道。

“行,我知道了,你辛苦了。”高峯侧倚在沙发上,带着黑框眼镜,认真研究剧本,听到这个消息,嘴角微微上扬。

 

守沢躺在床上,快速翻阅着经纪人送来的剧本。由于经纪人身体不适,守沢便让他回家歇一阵子,正好最近也没有什么活动,这部电视剧的拍摄,经纪人也已安排好,守沢只要按照他的计划表行动就好。

终于可以见到高峯了,也不知他现在成长得怎么样。

 

“高峯!!”守沢一点都没变,刚赶到拍摄现场,看到高峯,就奔了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真是的,前辈一点都没变。”高峯叹了一口气,推开守沢,“有点羡慕呢。”

“高峯不也没什么变化吗?”守沢一掌拍在高峯背上,力道很足。

“我可是改变了很多啊。”高峯一脸无奈。

“嗯~,确实没那么消极了,不过还是我的后辈。”说着,又拍了两下。高峯也不知除了苦笑,还能做出什么表情,“但在这部剧里,前辈可是我的学弟。”

“两人关系很好啊,先来对一下剧本吧。”导演走过来说道。

这是这部电视剧第一季的最后一场戏,若收视率高,再拍续集。整部剧是一个励志的创业故事,高峯演的男主,在赚得第一桶金后,本想将事业发展壮大,却被竞争对手陷害,欠债累累。年轻气盛的他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想要报复,但被一个一直崇拜自己的学弟阻止,在其开导下,调整心态,继续努力创业。性格内向的学弟对守沢来说算是一个小小的挑战,毕竟那是已经被封印起来的过去。

 

拍摄顺利,高峯翠演技爆发,尽显领袖风范,守沢对于各种表情细节也拿捏得非常准确,两人都得到了现场工作人员的好评。

最终话拍摄完毕,接下来自然是万众期待的庆功宴。晚饭时间,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都到达了预订的酒店包厢。

“守沢,那个,我是你的粉丝,可以敬你一杯吗?”化妆小妹有些害羞。

守沢当然不会拒绝,非常豪迈地干了一杯,不过接下来的事就头疼了,粉丝一个接着一个。

“守沢前辈要保护嗓子,不能多喝,大家不介意的话,我替他喝行吗?”高峯拿过守沢手里的酒杯,露出了招牌微笑,结果引来了更多的粉丝。

终于敬完,高峯脸色有些苍白,靠在守沢肩上。

“你没事吧。你经纪人手机号是什么?”守沢拿出手机。

“他去开会了,一时回不来,我一会打车回去。”

“我送你回去吧,你喝这么多也有我的责任。”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前辈。”

 

守沢和其他人打了招呼,就开车送高峯回家了。高峯整个人几乎瘫在守沢身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被守沢扶着进了卧室。

“我去烧点热水,你……”守沢把高峯安置好,刚转身准备离开,一股强劲的力道从手腕传来,重心不稳,眼看就要倒在高峯身上,高峯一个翻身,把守沢压在了下面紧紧抓着他的手腕。

高峯!?守沢心跳加快,眼前这个人的蓝绿色瞳孔里闪烁着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神情,令他不安。

“对不起前辈,骗了你。”

“你喝醉了吧,我……”守沢已经知道高峯的醉酒是装的,但一时也找不到其它话。

“我不会再逃避了。”高峯的语气很冷静,冷静得让人不知所措。

守沢条件反射地想要逃,一下拍掉了高峯的眼镜,还没起身,又被高峯一下按在了床上。高峯嘴角上扬,是让人觉得一下坠到冰窟里的笑容。

“前辈,脸好烫。”高峯抚摸着守沢的脸颊,此时的守沢只觉得全身发麻,无法动弹,“还是和以前一样,心事全写在脸上。顺带一提,我的眼镜是没有度数的。所以,ちあき,别想逃。”

“高峯,坏银,呜呜呜……”守沢突然哭了起来,高峯一时不知所措,一脸黑线。

“还有,床边这么多茄子抱枕是什么鬼啊!”守沢哭得更伤心了,就像一个被欺负却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孩。

高峯表情一下僵住了,但还是能看出即将爆发的愤怒之情。

拉灯——

第二章

下巴被细碎的短发摩挲着,有些痒,怀里的人并未醒来,感受着温热平缓的呼吸,只觉得满心欢喜。对方身上略显宽大的睡衣将其整个右肩都暴露在外,锁骨上还残留着昨夜的痕迹。

“早安。”高峯双眼含笑,声音轻柔,在守沢额上留下轻轻一吻,替他掖好被子,起身下床。

直至听到关门声,被子里的人才睁开双眼,脸上泛着潮红,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一个翻身,把头埋在枕头里,等待红潮褪去。

“ちあき,你已经醒了,对吧。”不知什么时候,高峯已回到卧室,俯身凑到守沢耳边,略带调笑的口吻说道,“耳根,全红了。”

半晌,守沢才缓缓转头,看着笑眯眯的高峯,眼里噙着泪水,脸上的绯红还未消去,紧抿着嘴,一脸责备。不过,高峯对此自然是选择性无视:“醒了,就准备吃早餐吧,要好好补充体力。”

守沢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泪汪汪的眼睛,赌气地看着高峯。突然,一阵激昂的音乐响起,高峯眉头一皱,显然不悦,但由于是工作电话,还是很有礼貌地接听了。经纪人通知他去某个剧组试镜,并且已在楼下等他。高峯作为新人,还没有足够的权力反对,只好迅速解决早饭,换好衣服,带着一身怨气出门。

 

确认高峯离开后,守沢立刻起床,换上高峯为他准备好的衣服,冲到门口,旋转门把。手上传来的违和感让守沢再次绝望。

高峯把门反锁了。

守沢蹲坐在地上,把头埋在手臂里,他似乎能想象到身后冒着黑烟的高峯干脆利落地把门反锁上的样子。

等等,鬼龙那可能会有高峯家的备用钥匙,毕竟鬼龙偶尔会来帮高峯修补吉祥物。抱着一线渺茫的希望,守沢拨通了鬼龙红郎的电话,结果如他所想。守沢声泪俱下地诉说了自己被高峯反锁在家的悲惨遭遇,鬼龙虽然听得云里雾里的,但十分钟后,仍然准时地出现在了守沢面前。

“鬼……鬼龙,啊啊……”守沢见到鬼龙,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一般,二话不说就跳到了他身上,双腿夹着他的腰,哭得很是伤心,“高峯是坏人,我要去你家,呜呜……”

“哦……哦。”鬼龙看守沢这么反常,有些担心,就先带回了自己家。

“先吃点东西吧,我妹妹送来的。”鬼龙把一盘精致的和式点心放在茶几上,坐在守沢身旁,努力地回想守沢的话,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他已经完全放弃询问守沢了,哭哭啼啼的守沢现在一定也很混乱,根本表达不清。

“大将!”南云铁虎健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鬼龙看了一眼吃得津津有味的守沢,稍稍放心了些,便去为南云开门。

“打扰了!”南云拎着大包小包的食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对了,路上碰到了みどり,说也想尝尝满汉全席,就带他过来了。”

听到这,守沢的动作瞬间僵住了,一脸惊恐。

“鬼龙前辈好,嗯?守沢前辈也在这儿,真巧。”守沢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再加上南云的身高根本不足以造成威胁,打开门的刹那,高峯就看见了守沢。高峯回家后发现门有开动的痕迹,就猜到守沢十有八九在鬼龙这儿,正巧路上又碰到了南云,名正言顺地跟了过来。

“嗯……嗯,真巧啊!”守沢僵硬地回过头,看着一脸笑意的高峯,只觉得头皮发麻。

“打扰了。鬼龙前……辈。”高峯刚刚跨进鬼龙家门一步,就见守沢一个激灵从沙发上跳起,只觉一道红影闪过,守沢紧紧抱住了鬼龙,双腿环着他的腰,浑身都在颤抖。

 

高峯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步步逼近守沢,仿佛可以看到其身后流动的黑色烟雾。南云铁虎手中的食材“咚”的一声,掉在地上,鬼龙似乎能感到地板在颤抖。

南云这小子进步了不少嘛,鬼龙表示很欣慰。

“队长,请下来。”南云有些生气,毕竟自己还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对啊,守沢前辈,这样会让鬼龙为难的。”高峯努力保持微笑,话语中却是抑制不住的怒气。

“确实。”鬼龙很淡定。

“我不管,我不要,呜呜呜……”

高峯,南云两人使劲把守沢往外拉,鬼龙也尽力在推,然而守沢纹丝不动。突然,南云不再用力拉,他默默地举起右手,朝守沢的后颈劈去。

守沢只觉两眼一黑,向后倒去,高峯顺势接住,松了一口气。

“那我把守沢前辈带走了。鬼龙前辈,南云,再见。”

“嗯,再见。”鬼龙,南云异口同声。

目送高峯带着守沢离开后,鬼龙俯身拿起购物袋,看着仍在赌气的南云,无奈地笑了笑:“不是说今天要做满汉全席的吗?”

“哦!”南云瞬间来了精神,蹦蹦跳跳地跟着大将进了厨房。

 

可能南云下手有些狠,守沢回到高峯家依旧昏迷。高峯替守沢脱去外衣,盖好被子。他侧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守沢,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守沢的眼角有些红肿,脸颊上还留着清晰的泪痕。高峯俯下身,一手撑在枕边,蜻蜓点水般在守沢的眼睑上留下轻轻一吻。

ちあき,我会让你认可我的,一定。

 

第三章

“ちあき,ちあき,醒醒。”

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好像听到了深海深海的声音,守沢缓缓睁开双眼,熟悉的天花板,前几天做的可活动手办,“诶!?”守沢猛地从床上坐起,把深海吓了一跳。

“ちあき,没事吧?”深海跪在床边,握着守沢的手,眉头微蹙。

“这是我家?”

“对啊,昨天翠急急忙忙去我那儿借你家的备用钥匙,把你送回来的,他照顾了你一晚上,今早我来了才走的。”

“高峯那家伙……”守沢小声嘀咕道。

“ちあき在烦恼吗?”深海趴在床边,歪着头,笑着说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定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对方是みどり呢。”

“什……”守沢被握着的手微微颤了一下,脸涨得通红,他把脸埋在手臂中,发出了委屈的呜咽声。

“醒了就准备吃饭吧,puka~”

“嗯。”守沢依旧把脸埋在手臂中,弱弱地回应道。

 

“诶嘿嘿,ちあき真的好像小孩子啊,外貌也是,性格也是,这里也是。”深海指了指自己的嘴角,黄绿色的瞳孔满含笑意,好像对面真的是一个做事马虎的小孩。

“沾到嘴上了吗?”守沢自然地取下嘴角的米粒放进嘴里,“话说回来,这个真的超美味的,奏汰的厨艺进步了很多嘛!”

“是みどり做的哟,puka~”一字一顿,充满笑意。

守沢的笑容一瞬间僵住了。

“那我去工作了,ちあき好好休息哦。”

“哦,哦,工作加油☆”

 “拜拜。”

深海关上门,倚在墙上,身旁是在外等候已久的高峯。

“ちあき说你做的饭很好吃哦。”深海笑着,和以前一样,很治愈的笑容。

高峯眼帘低垂,沉思了一会儿:“守沢前辈他还说了什么吗?”

深海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太心急了吗?”

“我们的队长是个笨蛋呢,但在一些方面还是很敏感的,puka~”深海有些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缓缓的语调中带着愉悦的音符“暂时不要见面比较好吧。みどり最近不是也很忙吗?”

高峯叹了一口气,点头答应了。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了好久,终于有了停止的迹象,透过窗户,霓虹灯似彩色的光圈点缀在城市间,朦朦胧胧。高峯倚在窗边,看着布满了白雾的窗户,伸出食指想在窗上画些什么,却无意识地写下了“守沢千秋”四个字。

 

“cut!”导演喊道,“大家辛苦了。”

“守沢,表现不错啊。”编剧把手搭在守沢肩上,竖了个大拇指。

“对啊对啊,童颜真的好棒,都不需要怎么化妆。”化妆小妹崇拜地看着守沢。

守沢只是尴尬地笑笑,毕竟自己也是28岁的大人了,被人说童颜,还是有些不太愿意接受。

“话说,好久没有见到高峯了。还以为出个番外还能再见几次的。”化妆小妹的语气里满是遗憾。

听到高峯的名字,守沢略微愣了一下。的确,这几天都没有看见高峯。明明是这部剧的主演。是在躲着我吗?

因为播出的前几集的评价不错,所以剧组决定先拍一集番外,讲主角的大学故事,守沢出演主角的学弟,在番外里是重要的配角。

“没办法,生病了嘛,第一天来的时候还晕倒了。”

“什么?!”守沢看着编剧,难得在工作之外的时间里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你不知道吗?”编剧有些惊讶,“你们关系不是不错吗?他没告诉你?”

手中的纸杯被捏成了纸团,“对不起,我先走了。”

看着守沢迅速消失的背影,化妆小妹和编剧站在原地发愣。

毕竟,守沢很少会在外人面前露出微笑以外的其他表情。

 

坐在出租车里,守沢拿出手机,拨通了南云铁虎的手机,今天只有南云休息,很快,手机那端响起了鬼龙红郎最新的歌曲。

“喂,队长,有什么事吗?”

“南云,你知道高峯生病了吗?”守沢问得很直接。

那一端沉默了很久,才弱弱地回答道:“高峯不想让你知道。队长,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啊啊啊,不想说也没关系啦。怎么说呢……”

后面的话,守沢一句也没听进去,左拳攥得很紧,骨骼间甚至发出了咯咯的声音,茫然地看着车窗外迅速变换的风景,不甘心地咬着下嘴唇。

笨蛋。

 “啊,队长殿下。”仙石忍跳起来向守沢招手,怀里的等身大吉祥物很是显眼。

“仙石,你怎么在这?”

“哦,高峯殿下托在下买吉祥物,回家正好路过这里正打算给高峯殿下送去是也,没想到碰到了队长殿下。”

守沢抬头看着不远处高峯居住的公寓,卧室的灯还亮着。

 “我去送吧。”

“太感谢了是也,那就拜托队长殿下了。”仙石十分干脆地把吉祥物交给守沢,正要离开。

“对了,仙石,为什么……你们依旧叫我队长呢?”

“因为,队长就是队长啊,是拯救了流星队的大家的hero是也!”说着,仙石摆出了守沢担任流星队队长时的决胜姿势,“红色的火焰是正义的证明,火红的燃烧生命的太阳,流星red,守沢千秋!!!”

微风吹过,扬起仙石的刘海,不掺任何杂质的爽朗笑容,映在守沢微微收缩的瞳孔中,不知为什么,鼻尖有些发酸。

什么嘛,被拯救的人明明是我,过去也好,现在也好,一直包容着我的任性,守在我身边,遇到你们是我一生最好的礼物。

“谢谢。”守沢眼中闪着并不明显的泪花,在昏黄色路灯的映照下,就像是海面上的夕阳倒影,很是好看。

“嘻嘻,那在下回家了是也。吉祥物就拜托队长殿下了是也。”

“嗯,交给红色流星吧☆”守沢右手握成拳,放在左胸前,心脏的位置,全身最炙热的地方。

望着渐渐消失在远处的红色身影,仙石向不远处泡在喷水池里的深海比了一个剪刀手。

嘿嘿,到现在为止,一切顺利呢puka~,接下来就交给你自己了,みどり。

高峯坐在窗台上,伸出手,抹去窗户上的白雾,眼中的红色身影愈发真切。

笑意从心底生起,渐渐散开。

欢迎回来,ちあき。

 

 

第四章

终究还是止住了直接砸门的冲动,守沢把怒气全部发泄在了门铃上,制造出了几乎可以称为噪音的声音。

“请等一下……前辈?”看到守沢的瞬间,高峯表现出了明显的惊讶之情,但这并不是演技,眼前的守沢,因长时间的奔跑,脸上泛着红晕,即使在昏暗的走廊里也能看清他眼眶里的泪花,表情不知是不甘还是愤怒,直直地盯着自己,这些并不在高峯的预料中。

高峯低头,躲开守沢的目光,反手将门带上。意料之中的,守沢一把拉开门,一脚踏进屋内,高峯没有做任何反抗。

“为什么躲着我!”守沢质问道,但手中的等身吉祥物一下把他的气势削去了一半,守沢看着高峯为了忍笑略微抽搐的嘴角,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迅速将吉祥物塞到高峯怀里,又严肃地质问了一遍。

“对不起。”因发烧高峯的声音略带沙哑,低着头,抱着吉祥物的力道加重了几分,眼睛里带着几分委屈,就像一个终于下定决心认错的小孩。

事实表明,此招效果显著,守沢出现了明显的动摇,像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决心,守沢拼命摇头,甩去杂念,攥紧双拳:“回答我的问题。”

“之前发生的事,感觉很对不起前辈,我不知道该怎么……”高峯把脸埋在吉祥物里,声音越来越小,偶尔瞄几眼守沢,两人视线相撞时,便怯生生地收回目光。

“那躲着我就能解决问题吗?”

“……”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守沢伸出双手捧起高峯的脸,使他正视自己,“为什么还要躲着我?”

昏黄的光线温柔了青年的脸庞,眼角的泪滴缓缓滑落,察觉不到一丝责备。

“那之前的事,前辈不生气了吗?”

“怎么可能,如果喜欢的人是个笨蛋,任谁都会生气的吧!”

前辈是最没立场说这句话的吧!当然高峯不会说出来。

“那之前,前辈为什么要逃呢?”

“唔……没有心理准备。”守沢嘟着嘴咕哝道,“而且,高峯也太直接了。”

“因为前辈是笨蛋啊,不直接点你这辈子都意识不到吧。”高峯叹了口气,一脸无奈。

“な……なに!”

看着守沢紧张慌乱又有几分不甘心的样子,高峯只觉得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有根羽毛在轻轻地扫来扫去,他把头靠在吉祥物身上,蓝绿色的眼眸里尽是温柔的笑意:“すきです,ちあき。”

一支丘比特之箭正中红心。

守沢上前几步,抢过吉祥物,遮住通红的脸庞:“ぼくも,み……みどり”

“はい♪”

“我好没用啊。竟然哭了。”

高峯把守沢和吉祥物一起拥入怀中,凑在守沢通红的耳边:“没事,只有我看到了。”

“这么晚了,要不前辈就在这过夜吧。我去把客房收拾一下。”

“我自己收拾就行,你快去休息吧。”

“那里有很多吉祥物,敢弄坏我就杀了你。”一秒前温馨的气氛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は……はい。”

“话说,高峯为什么会发烧啊?”守沢抱着等身大的吉祥物,乖巧地坐在房间角落里,看着忙碌的高峯。

“可以的话,我希望ちあき 能叫我名字呢。”

“み……みどり。”

“番外剧情里我们不是有一段在雨中的戏吗?”

“于是你去淋雨练习了?”

“没办法,找不到感觉。而且,减少NG次数的话,ちあき也能少淋会儿雨。”终于收拾完毕,高峯坐在床上,看着守沢,不错过他任何一个表情。

“……你不回房睡吗?”守沢下意识地避开高峯的视线。

高峯摇了摇头:“我想和ちあき再说说话。你先去洗吧,我等你。”

温柔的笑意再次击中守沢的心房。

“哦……哦。”守沢拿起换洗衣物,快速逃离出高峯的视野。

可能是药物的作用,不一会儿,睡意占据了高峯的全身,沾枕就进入了梦乡,嘴里喃喃着守沢的名字。

守沢推门进房,看见高峯蜷缩在床上,露出了些许无奈的笑容。他替高峯脱去外衣,调整好睡姿,将他拥入怀中。

あいしています,みどり。

静谧的夜晚,秒针滴滴答答地走着,记录着每一个幸福的点滴。

 

 

第五章(番外,脑洞来源于 はちはち太太的图,各种画风突变)

秋日的阳光是最舒适的,七点的城市如同抹了橘子酱一般,暖暖的橙色调,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甜甜的味道。

“起床啦!”足以穿透耳膜的音量,再加上毫不留情的掀被技能,高峯分外想念昨夜的守沢。

“おはよ,た……みどり!”

算了,看在你叫我名字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

不情不愿起床的高峯,睡眼惺忪,乱糟糟的头发让人忍不住想揉一顿。

于是,守沢就这么做了。

“唔~~”依旧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高峯只好任守沢蹂躏,坐在床上,像个不倒翁。

“よし,よし。我去做饭了,快点起来吧☆”

 清醒状态达到60%的高峯,第一件事,寻找守沢。

“ちあき♪”高峯一蹦一跳地走到守沢身后,从背后抱住守沢,下巴搁在他肩上,“早饭吃什么啊♪”

“蔬菜粥,行吗?”守沢盯着案板上的洋葱。

“好~♪”

可能是被此刻的高峯自带的粉红气氛所感染,守沢转过头,闭上眼,在高峯脸颊上留下轻轻一吻。

高峯清醒状态:75%

“我……我去换衣服。”高峯就像做错事的小孩,红着脸,逃也似的离开了。

正在切洋葱的守沢,靠在卧室墙上的高峯,几乎同一时间地,用手捂住了眼睛。

下一刻,惨叫声贯穿整个公寓。

高峯清醒度:100%

“ちあき!?”高峯冲到厨房,守沢正一个劲地抹眼泪。

“呜呜呜……みどり……洋葱……”

高峯一脸黑线,一把抓起守沢的手腕,带他去水池边冲洗。

 

“还疼吗?”高峯替躺在沙发上的守沢换了一条湿毛巾敷眼睛。

“好多了。”

“以后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做吧。”高峯苦笑着揉了揉守沢的头。高峯的手指节分明,带着些许暖意。守沢忍不住在他的手中蹭了蹭。

心底的笑意如涟漪般一圈圈地散开。

“ちあき,导演发邮件,让我们下午去一趟。”

“有森马系吗(有什么事吗)?”

“说是要拍一个福利番外,剧本是从粉丝投稿中选的,男主大学时期的剧情。”高峯十分自然地伸出手抹去守沢嘴角边的米塞进自己嘴里。

“诶!好期待!”

两人到达拍摄现场,拿到剧本的瞬间,原本元气满满,过度兴奋的某人瞬间坠入谷底。

“前辈♪”高峯一脸善意的微笑,“期待你的演出♪”

剧中,男主大学时期因出众的外表,被直系学长拖进了演剧部,守沢饰演的学弟因崇拜男主在入学时也加入了演剧部。一年一度的文化节,每个社团都要出节目,艺术类社团首当其冲。由于社长一向秉承原创精神,并且其剧本充满了晚间八点档的套路,所以无人自愿参演,全是抽签决定,男主和学弟分别抽中了王子和公主的角色,这部剧仅出场的两个角色,其他角色全由旁白带过。

番外便是剧中剧,上述情节全由旁白带过。

高峯本就有着英俊的容貌,挺拔的身材,一席米色为主,绿色为辅的修身礼服,领口挂着透着金属光泽的十字架挂坠,透着丝丝禁欲的气息,就像是童话故事中任何少女都会一见倾心的王子。高峯走出更衣间的瞬间,便成了焦点。而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守沢所在的更衣间,时间愈久,笑意愈浓。

更衣间的门很有守沢风格的,“砰”的一声被推开。

栗色的及腰长发被玫瑰红的丝带束起,自然垂落,几缕发丝划过耳际,与系在脖颈上的粉色丝带交错落在胸前。标准的少女粉色的礼服,淡粉色的蓬松裙摆一层一层直至地面。

两人视线碰撞,一方柔情似水,一方热情如火。

“みどり,很合……”动作优先于大脑行动起来。

于是啪唧一脚踩到了裙摆,啪唧一声摔向地面,某人的期待啪唧一下坠到谷底。

全场寂静。

高峯无奈地叹了口气,单膝跪地,向守沢伸出右手。本以为会像所有童话故事所描写的那样,守沢会试探性地伸出右手,轻轻搭在自己手上。然而,事实证明高峯想太多,守沢“啪”的一声,抓住高峯右手,完全把他当成支撑物,吃痛地摸着鼻子,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

闹剧结束,番外开拍。

(前方画风突变,请自带避雷针)

旁白:很久很久以前,一位年轻的小公主降生在克罗米亚国的皇室,本是一件值得庆祝的是,然而,国王发现公主的脖子上有恶魔的印记,是不详的象征,于是瞒着王后派人把公主送到远离宫殿的森林里。王后发现后,毅然丢下王后的身份,去森林里寻找公主。国王也并非无情之人,在林中建了小木屋,每个月都派人为母女俩送去必要的生活用品。随着年龄的增长,恶魔印记越来越明显,十六岁那年,印记发挥了它应有的力量。整片森林都受到了印记的影响,一旦进入森林,便会被困在其中,直至死亡。母亲临终前,公主跪在床边,接过母亲手中的粉色丝带,系在脖子上,遮住印记。母亲去世后,公主在森林各个入口处都立了一块标明了“禁止入内”的木牌。

就这样,公主独自生活了两年。

今天是公主的生日,公主决定穿上最喜爱的粉色礼服,在林间采花做些香袋。

公主(提着花篮,哼着小调出场):♫♪♫♬♫♪

旁白:克罗米林国的一位王子在森林里迷了路,看见公主,便跑了过去。

王子(边跑边喊):你好,请问你知道怎么走出这片森林吗?

公主(着急的):森林入口处不写了“禁止入内”吗!

王子(淡定的):那你不也无视了规定吗?

公主(一时语塞,转过头,有些生气):我……我从小就住在森林里。

王子(疑惑的):诶~

旁白:眼前这位少女的甜美容貌和华丽服饰,无论是谁都会怀疑她是哪国的公主,偷偷跑到森林玩耍。

公主:那我带你出去,你可要好好跟着我,不许跟丢了。

王子(微笑):嗯。

旁白:一路上,两人有说有聊,公主对王子口中繁华富丽的贵族生活充满好奇,王子则对公主口中朴实平淡的森林生活充满向往。不知不觉中,王子牵起公主的手,公主以微笑作为回答。

王子:我们已经走了很久了,还没有……

公主(低下头,打断王子):对不起。

旁白: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公主的脸,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隐隐约约看到,公主的眼角泛着的泪花。

公主(收回被王子握着的手,解开脖子上的丝带,露出恶魔印记):这片森林进来了就出不去了,对不起,让你陪我绕了这么久。(夕阳的余晖洒在公主身上,栗色的长发随风舞动,泪珠顺脸颊滑落,橙红色的阳光下,公主的微笑显得更加惹人心疼)。

王子(喃喃道):诅咒吗?

公主:对不起。

王子(抹去公主眼角的泪珠):不用一直道歉,正好我也很喜欢森林生活。

公主(不可思议的):真的吗?

王子(搂过公主的腰,拥入怀中,微笑地看着她):和你在一起就好。

(两人注视着彼此,双唇越来越近)

(高峯内心:编剧,good job。

守沢内心:好近好近好近!为什么这个是特写镜头啊,都不能借位,呜呜呜……)

两人缓缓闭上双眼,双唇即将触碰的瞬间,导演的声音适时地响起:“cut!果然还是这样比较好,观众有想象空间。”

“嘁。”

高峯很不满,守沢则松了一口气。

“大家辛苦了,今天就收工吧。”

 

“终于到家了,穿高跟鞋好累啊!”不知为什么,守沢没有半点违和感地跟着高峯回了家,飘着进了客房,扑在床上。

“ちあき♪”

“又怎么啦?”守沢翻过身,看到粉色礼服的瞬间,整个人都处于石化状态。

“ちあき♪,穿裙子和吃茄子,你选哪个?”高峯把礼服丢在床边,欺身压上,抓着守沢的手,一脸善意的微笑。

“有……第三个选项吗?”

“有啊♪”

“那我选第三个。”守沢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般,迅速回答,音落,后悔万分。

“那就这么定啦♪”

“唔……高峯,坏银!”

高峯:又不叫我名字o( ̄ヘ ̄o#)

拉灯——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