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yuuki

主推翠千/岚泉/leo司/凛司
比较杂食,友情向基本都能嗑一点
不接受飒马腐向

十年后设定 番外

演员翠×偶像千秋

脑洞来源于八重八雲太太,微博已授权

ooc严重

祝食用愉快

时间线是两人正式交往一年,千秋处于半隐退状态,以公益演出为主,翠翠是当红演员,两人同居中。

 

“みどり!我手里拿着东西不好开门!”

 正在厨房准备午饭的高峯一脸生无可恋,不要因为搬进了新房,周围都没  有住户就无视门铃的存在啊。

 高峯慢悠悠地走向大门,打开门的瞬间,目光更加黯淡了,守沢正抱着一  个五岁左右的小孩,外貌与自己极其相似,正紧紧抱着守沢脖子,碧蓝色  的瞳孔中充满戒备。那一刻,两个翠翠都嗅到了情敌的味道。

“欢迎回来,ちあき。”高峯瞬间换上招牌笑容,伸手去接那个正黏在守沢  身上的孩子。小小翠异常敏感地觉察到了危险的气息,迅速缩成一团,把  头埋在守沢胸上。

“みどり很怕生呢,在孤儿院也只和我亲近些。”

  みどり,高峯的眉梢微微上挑,心生不悦。

  守沢笑着轻拍着小小翠的背,走进屋内,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高峯幽怨的     眼神:“因为样貌和性格都和みどり很像,就取了一样的名字。”

“みどり,从今天起这儿就是你家了。”小小翠依旧缩在守沢怀里,“哈哈   哈,みどり真的好喜欢撒娇呢。”

  看着守沢和小小翠亲昵的样子,高峯只觉得有无数只小爪子在心口上挠啊     挠,满脑子都是みどり、みどり。不过守沢的做的决定不可能轻易改变,     也就是说只能从那个小鬼下手了。

“みどり。”听见守沢喊みどり,高峯依旧条件反射地看向守沢,发现守沢   的视线正好对着自己,不知为什么有些小喜悦,但视线下移,对上和自己一样的碧蓝色瞳孔,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午饭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马上就好。”高峯走到厨房,洗了双筷子试味。

“哈哈哈,みどり不要蹭了,好痒~,都说了不要蹭了,哈哈哈……”

 厨房的垃圾桶里多了一双筷子的尸体。

高峯压下怒气,挂着招牌笑容摆好餐桌。

嗯~这个味道。”守沢抱着小小翠跑到餐桌前,看着高峯两眼闪闪发光,“啊啊啊,みどり,我爱你! ”

守沢这个反应也算是意料之内,今天好不容易两人都休息,买了不少守沢爱吃的菜。自从两人正式交往后,守沢动不动就表白的行为高峯早已司空见惯,不过从“我喜欢你”进化到“我爱你”,说实话,还是挺有成就感的,要是在某些地方也能像这样主动一点就好了,但是那时候尽管非常害羞,但依旧努力抛去杂念迎合我的ちあき也超级可爱,嗯,果然我的ちあき最可爱了……

“ちあき……”一声奶声奶气的ちあき把高峯从自我陶醉中硬生生地拖了出来。

为什么这个小鬼也直呼前辈名字。

若将此时高峯的背后具象化,可以看到缓缓流动的黑色雾气,小小的幽灵扭曲着,黑色的利爪不断伸长,却因为无法穿过守沢自带的圣光屏障而凄厉地哀嚎。

小小翠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手紧紧扒着桌边,伸出另一只手去拿勺子,为了能拿到勺子,整个身子几乎侧了过来,根本看不见勺子的位置,只好在桌上乱拍,多次尝试无果,只好可怜巴巴地求助守沢。

“高峯明天我们去买高一点的椅子吧。”守沢把小小翠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这样就好了。”

“嗯。”小小翠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みどり,这个很好吃的哦,啊~”

“啊~”

看着对面两人的亲密互动,高峯的头顶已是乌云密布。

“みどり?”守沢终于察觉到了高峯的异样,歪着头问道,“没有食欲吗?”

刹那间,高峯的头顶电闪雷鸣。你敢再迟钝一点吗!

“ちあき”小小翠拽了拽守沢的袖口,露出了忧郁的小表情,“还想吃。”

“哦哦,很好吃对吧,啊~”

小小翠慢慢咀嚼着满嘴的饭菜,看着高峯,默默比了一个胜利手势,还是gif的形式。

死!小!鬼!

不过应该呆一天就走了,只后还是我和ちあき的二人世界。等等,ちあき进门时好像对这个小鬼说过……

从今天起这儿就是你家了……

这儿就是你家了……

你家了……

“ちあき,你不会是领养了这个小孩吧。”高峯的眉梢有些抽搐。

“嗯☆”守沢左手握拳,笑容得意,一副拯救了世界的样子。

郁闷,想死……

 

午饭时间结束不久,小小翠就打起了哈欠,窝在守沢怀里,静静地睡着了。

“要不就让みどり睡客房吧。”

高峯叹了一口气,起身向客房走去:“我去整理一下。”

小小翠握着守沢的小拇指,当守沢把他放在床上,试图把手指抽出来的时候,小小翠的眉头皱了一下,握得更紧了。

“哈哈哈,みどり真的好粘人呢☆”说完,转头看向高峯,“みどり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啊。”

高峯本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只是俯下身把守沢搂在怀里,把头埋在对方肩窝里。

“みどり?”高峯在守沢肩窝蹭了蹭,抬起头凑到耳边,对着守沢的耳垂轻咬了一下。守沢轻颤,急忙捂住耳朵,有些责备地看着高峯,却换来高峯一脸无辜的表情。

“明天我就要去工作了。”高峯蹲在地上,两手乖巧地放在膝盖上,低着头弱弱地说道,“ちあき今天不能多陪陪我吗?”

“晚上陪你。”守沢对于这样的高峯一向没辙,只好伸手用力揉了揉高峯的脑袋,“よおしよし。”

“那一言为定哦。”

“嗯☆”

 

下午,守沢提出要亲自下厨,虽然高峯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担心厨房会变成地狱),但现在他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处理。

待守沢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砧板上时,高峯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客房。这时小小翠刚刚醒来,坐在床上,一脸茫然,四处张望,寻找守沢,推门声响,期待回头,见是高峯,迅速躺下,继续睡觉。高峯见状,对于情敌,毫不手软,直接拎起,正襟危坐,表情严肃。

“みどり。”高峯异常别扭地喊出了这个名字,“小孩子不能直接叫长辈名字,应该叫姓……”

“ちあき。”小小翠迅速察觉了对方来意,还未等高峯说完,便开始表明立场。

高峯眉梢抽搐:“应该叫も,り,さ,わ。”

“ち,あ,き。”

“も!り!さ!わ!”

“ち!あ!き!”

“みどり,我们家的酱油放哪了?”守沢穿着围裙冲进了客房,高峯和小小翠都吓了一跳。

“呜呜……哇啊啊啊!!!!!”小小翠突然大哭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

“起床气吧,毕竟是小……”

话音还未落,小小翠哭得更大声了。

“みどり,你是不是欺负みどり了!”

没错,就是你手里抱着的这只欺负我了!看着守沢严肃的表情,高峯也只敢在心里默默吐槽,万一触到守沢的沸点,他可能就会毁约了。

“对不起。”高峯回答得很敷衍。

小小翠渐渐停止了哭泣,趴在守沢肩上轻声抽泣:“ちあき……たかみね……不喜欢。”

守沢示意高峯先出去,高峯也只好乖乖去厨房烧饭。这顿晚饭,砧板的损伤很是惨重。

 

然后到了晚上……

高峯独自一人抱着守沢的等身抱枕盘腿坐在床上,无尽的碎碎念在房间里回旋缠绕。

五分钟前

“对不起啊,みどり怕黑,我今晚要陪他睡。”守沢抱着小小翠不好意思地用食指挠了挠脸颊,向高峯解释道,但下一秒眼神立刻严肃起来,“也是你今天欺负みどり的惩罚。”

理由充分,无法反驳。

沉默良久,高峯道了声晚安,便面无表情地关上了房门。

 

高峯向后一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又要一个月不能见面了,有那个小鬼陪着,ちあき也不会隔几天就喊无聊了,虽然很不甘心。算了,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

 

半夜,高峯感觉后背一股暖意,迷迷糊糊地转过身,正对上守沢的笑脸。

“ちあき。”高峯有些惊讶,“你怎么还醒着?”

“特意等到みどり睡着跑过来的。”愉悦的语调带着些许得意,但不一会儿便染上了困意,“明天就见不到みどり了。”

“明早我会好好道别再走的。”高峯轻轻把守沢的刘海撩到耳后,抚着守沢的脸温柔地吻了一下眼睑,“晚安。”

“嗯,晚安。”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高峯关掉闹铃,起身亲吻了守沢的额头,便开起小夜灯,正准备下床换衣服,身后却有一股力牢牢地拽住了自己的衣角。守沢揉着惺忪的睡眼,还未适应光亮,只好眯着眼睛,高峯微微侧过身,挡住灯光:“嗯~”

守沢低着头像是纠结了一会儿,用食指指着自己的嘴巴,像是想要得到珍贵的东西似的,看着高峯的瞳孔中带着些许请求。

高峯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俯下身蜻蜓点水般的亲吻了守沢的双唇:“我出门了。”

“一路慢走。”

 

“みどりくん,喝点茶吧。”片场,紫之递过一杯花茶。十年的成长,紫之创完全变成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偶像,因为剧情需要而留起的淡蓝色过肩长发,举止优雅,平易近人,在剧中扮演着默默守护主角一行人但最终却被世人遗忘的角色,恰到好处的中性美,柔弱却不失担当,将角色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谢谢。”高峯接过茶杯,继续刷守沢发来的消息。所有的照片都是守沢和小小翠的合影。

“总觉得みどりくん这几天气压好低,没事吧。”

“都是成年人了不用担心啦。”真白接过紫之递来的茶杯,喝了一口,“みどりくん会自己处理好的。”真白友也负责这部剧的主题曲,偶尔会来探班。

“说的也是呢。”

“果然创还是笑起来最好看了,这部剧里创尽是些悲伤的特写。”

“不过我演绎得很开心啊,诶嘿嘿。”

…………

紧张忙碌的一个月一眨眼就过去了。高峯归心似箭,等不及第二天,直接订了当天夜里的航班,庆功宴结束就急急忙忙赶往机场。

 

“ちあき,还不睡吗?”小小翠已经换上了睡衣,看着坐在玄关处的守沢,打着哈欠问道。

“我再等等,みどり先去睡吧。”守沢看着小小翠哒哒哒走进客房,才放心地回过头看了一眼手机,上面显示九点。虽然行程上写的是明天回来,不过みどり的话一定会半夜匆匆忙忙赶回来的吧。

“ちあき。”小小翠抱着绿色的小毯子,“晚上会冷,要披上。”

守沢还处于惊讶的状态,小小翠已经爬到了守沢怀里:“みどり想一起等。”

“よおしよし。”守沢揉揉小小翠的头,披上毯子抱着小小翠,“那就一起等吧。”

十点,航班起飞。缩在守沢怀里的小小翠已经打起了轻鼾,守沢靠着墙,眼皮总是不自觉地垂下来,拼命摇头保持最低限度的清醒。

十二点,飞机到达机场。玄关的两人已经完全睡着。

十二点五十,高峯冲到家门口,上气不接下气,打开门,看见两人坐在玄关处,有些心疼,无奈地笑了笑,放下行李,一手扶住守沢后背,一手从膝窝下穿过,将两人抱起。看着在守沢怀中熟睡的小小翠,高峯只能长叹了一口气。今天又只好一个人睡了。将两人安置好,留下惯例的晚安吻,轻轻道一声晚安。

 

“み——ど——り——”堪比音量最大的闹钟铃声的声音贯穿高峯的耳膜,守沢冲到卧室,灵活地蹦到床上,跨坐在高峯身上,质问道,“为什么回来的时候不叫醒我?”

天哪,为什么一大早就……郁闷,想死……

“为什么啊,我坚持了好久,你应该叫醒我的啊!”

高峯不耐烦地用手背抵着额头,然而守沢依旧喋喋不休。

“能不能安静一会。”高峯迅速起身,握住守沢的手腕,将他压在身下。

“我想早一点见到みどり……”守沢看着高峯,眼神里透着一丝委屈,稍稍抬起头吻了对方的双唇,“对不起。”

“不……那个……”

“醒了就一起吃早饭吧☆”守沢快速从高峯身下挣脱出来,蹦蹦跳跳地走了。

我到底在干什么呀……

今天是周六,守沢吃完饭便守在电视前等特摄节目。小小翠则乖巧地抱着和自己等身的吉祥物坐在守沢右边,高峯戴上眼镜,坐在守沢左边看剧本,毕竟他对特摄节目没什么兴趣。

“みどり。”守沢看着高峯,“你为什么戴眼镜啊,你不是不近视吗?”

高峯本想普通地回答这幅眼镜可以缓解视力疲劳,但看到一旁小小翠戒备的眼神,不禁想捉弄一下,也算是这一个月小小的复仇。

高峯故意靠近守沢,稍稍压低了声线:“因为这样看上去比较成熟啊。”

“诶,有吗?”守沢一把取下眼镜,给自己戴上,徒留高峯在旁边一脸懵逼。

守沢戴上后又摘下仔细研究了一下眼镜,接着又戴上扶着镜架,看着高峯不停眨眼。

以下是翠翠牌千秋翻译器的翻译内容:有没有变成熟,变成熟了对吧☆对吧☆对吧☆

一旁的小小翠: ̄へ ̄

小小翠悄悄展开攻势,放下吉祥物,拍了拍守沢。

“怎么了?”守沢取下眼镜。

“可能是他想坐中间吧,ちあき你坐过来一点。”说着高峯顺势搂过守沢,将他抱起放在自己腿上,“给他留多点地方比较好。”

“哦哦,这样啊”

小小翠:(# ̄~ ̄#)

“ちあき……冷……抱抱”小小翠伸出双臂,泪汪汪地看着守沢。

看着守沢抱起小小翠,高峯眼中的敌意越来越浓。而守沢全然没有发觉身后无声的战场。

节目开始,两翠对峙。

“哇哦!”英雄登场,守沢突然身体前倾,摆出英雄出场的姿势,左手手肘准确无误击中高峯脸部,小小翠则因守沢突然前倾,正抱着守沢的小腿瑟瑟发抖。

崩断吧,理性之弦。

高峯把小小翠从守沢腿上取下来,拎到沙发上,扛起守沢就往卧室走。

“我错了,我错了啦,みどり,放我下来…… ”

拉灯——

场景切换生硬,部分情景语言表达无能_(:зゝ∠)_

感谢每一个看完的小伙伴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