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yuuki

主推翠千/岚泉/leo司/凛司
比较杂食,友情向基本都能嗑一点
不接受飒马腐向

一个单纯卖萌的故事

脑洞来源于奈津未太太,微博已授权

ooc注意,祝食用愉快

淡蓝色的窗帘在风的吹拂下向上扬起,坐在窗下,初春柔和的阳光洒在身上,勾起身体丝丝困意。

为什么假期里还要练习啊,明明下一次演出还有很久,郁闷,想死……

 

太阳开始西沉,随着最后一个舞步的结束,高峯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干脆两手向后撑着地,开始休息。

“大家今天辛苦了,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了。”被汗水沾湿的刘海贴在守沢额头上,说话声夹杂着粗重的喘息。南云和仙石盘腿坐在地上,连回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深海则在和其他人道别后,就离开了,不过也是去喷水池休息。

 

“みどりくん”南云看向高峯,“一起回家吗?”

“我……再休息一会,你们先回去吧。”

“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たかみね就交给流星red吧☆”高峯脸色一沉。

“那我们先回去了,队长殿下,高峯殿下明天见。”

“哦,明天见☆”

看着南云和仙石消失的身影,高峯叹了一口气,又和队长独处了……高峯迅速瞥了守沢一眼,担心他随时会对自己说教,毕竟今天表现得并不理想。

“啊!”守沢突然一捶手把高峯吓了一跳,“我有东西落教室里了,一会就回来。”

前辈好像很慌张的样子,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吧,前辈平时一直大大咧咧的,丢三落四也不奇怪……说起来,一会要和前辈一起回去,为什么刚刚要拒绝铁虎啊,郁闷,想死……

 

守沢一路狂奔到教室,脸上一阵阵地发烫。为什么最近只要和たかみね独处,心跳就会加快啊,难道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吗?诶?为什么周围的桌子这么高?诶诶诶!!!

 

前辈好慢啊。高峯在练习室等了很久也不见守沢的踪影,最终还是决定去找守沢。慢悠悠地晃到三年A班,看见教室里空荡荡的,高峯心里有些发毛。从练习室到前辈教室,这是最近的路线,前辈再精力充沛也不至于绕远路跑来跑去,难道前辈又去保健室了,真是的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偶尔也依赖一下我们啊。

正要转身离开,高峯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从身后袭来,结结实实地击中了后背,向前踉跄了一步。

黄昏,教学楼空无一人,一名梦想破灭的学生在音乐教室弹完此生最后一曲,爬上了教学楼顶层跳下,诅咒着那些轻蔑自己的人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之后这名学生的灵魂便会在黄昏时分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里游荡……

前几天,葵兄弟聊天时的怪谈在高峯脑内循环播放,由文字变为影像,越来越清晰……

撞击再次袭来。

“啊啊啊!!!”高峯抱着头蹲在地上,身体不住地颤抖。撞击依旧不断,不过力道越来越小。都是撞在手臂上,在我的前面?高峯鼓足勇气战战兢兢地睁开一只眼睛,一个小团子在面前不停地蹦跶。这个样子……难道是前辈?!

高峯双手捧起千秋团子,仔细看了看,歪着头问道:“前辈?”

千秋团子使劲点了点头,接着挪到高峯的手腕处,蹭了蹭高峯的鼻尖,为刚刚吓到高峯表示歉意。

“不能说话吗?”

千秋团子的表情有些小纠结,慌乱地在高峯的掌心转着圈。

呜呜呜……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样的身体根本无法成为hero嘛,而且要怎么向其他人解释,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呜呜呜……

“要不前辈先去我家,就和你父母说是帮我补习?”

千秋团子微微点头,在高峯掌心蹭了蹭以示谢意。

不过就算变成了团子,守沢还是一如既往地烦人。

高峯刚回到卧室就看见千秋团子在作业本上不停蹦跶。

督促后辈好好学习也是流星red的职责☆  (wink☆)

见高峯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千秋团子渐渐开始不耐烦了,向后挪了一点距离,卯足力气向高峯飞去。早已练就快速准确躲避守沢拥抱的高峯歪头一闪,轻易地躲过了千秋团子的攻击。

“啪”千秋团子重重地撞在了门上,发出沉闷的声响,顺着门面缓缓下滑。

たかみね,太过分了!千秋团子只好在地上蹦跶,眉毛紧蹙,表示不满。

看着头上快要冒气团的前辈,高峯捂着嘴拼命忍笑。千秋团子看着笑得全身发抖的高峯,越发不愉快,再次进攻,却被高峯在半空中截住:“好了,我现在就去学习。”说着戳了戳千秋团子的脸。

这个样子的前辈好可爱啊,要是可以不变回去就好了,虽然是不可能的……

たかみね又开始消沉了,但这个样子根本没有办法给他一个拥抱打气,但是流星red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吉祥物,吉祥物……把たかみね的注意力转移到吉祥物上就可以打起精神了吧,よおし,跳到床上就好了!

“前辈在想什么呢?”高峯轻轻揉了揉千秋团子,碧蓝色的瞳孔中掠过一丝守沢从未见过的情感,与海军活动时有些相似,但好像更温和一些。

“前辈?”

千秋团子这才回过神,蹦蹦跳跳地向书桌移动,再次蹦到作业本上,转过身精神满满地看着高峯,kira☆

高峯的目光瞬间黯淡下去,叹了一口气放弃抵抗似的慢悠悠挪到书桌前,翻开作业本又是无尽的叹息。

千秋团子蹭了蹭高峯的手背。

打起精神☆流星red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虽然千秋团子是这么想的,但当指针指到九点三十的时候,眼皮就彻底垂了下来。

高峯一手撑着头,看着已经熟睡的千秋团子。感觉前辈一点都不着急变回去,难道是已经习惯这个样子了吗?不过对于前辈这个单细胞生物也说不定呢,现在是假期倒也不用担心上课之类的,离下次演出也有一段时间,主要是明天的练习和前辈父母那里怎么解释,好麻烦,郁闷,想死……

明天再考虑吧,今天已经累了。高峯把千秋团子放在吉祥物堆里,盖上一条小毯子。不得不说这个样子安安静静的前辈真的好可爱啊。看着千秋团子的高峯满脑袋冒粉色的小花花,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团子软乎乎的脸。千秋团子眉头微皱,转了一个身,往毯子里缩了些。真的好可爱啊……

 

六点半的闹铃准时响起,伸手去关,却发现怎么也摸不到,只好睁开眼睛,结果发现面前是和自己一样大的闹钟。

“早上好,たかみね。”守沢打着哈欠,反射弧延迟了不知道多久,才意识到自己的变化,“たかみね,快看快看我变回来了!”说完便看见了那个正倚在闹钟上的茶色的小团子。

“たかみね!?”

“みどり,快点起来了,你今天还有练习不是吗?”高峯哥哥眯着眼睛刷着牙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就走了进来。守沢立刻掀起被子,缩成一个球躲在被子里。

“别偷懒了,快起来。”哥哥站在门口看着把自己裹成球的“高峯”,见其半晌没动静有些无奈,“再不起来,你那个烦人的学长又要来掀你被子喽。”

“知……知道了。”守沢努力模仿高峯的声音小声回应道。                   

高峯哥哥一关上房门,守沢立刻拿着翠团子从床上跳了下来。这下怎么办啊。守沢一手托着下巴,眉头微蹙,虽然看上去是在认真思考,但翠团子却满满的不安,毕竟守沢前辈的脑回路在特殊情况下一向不在正常人的理解范围内。

然后,翠团子的预感得到了验证,守沢在桌下留下了写着“我去练习了”的字条,然后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一脚踩在窗台上,蓄力向前方跳去,双手准确抓住稍低的树枝,当身体荡到最低位置时,两手一松,双膝微曲,安全落地,一套动作干净利落,全然没有注意到翠团子惊吓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一路狂奔回家,和其他队员发了一条今天练习暂停的信息,便瘫在了床上,攥在手里的翠团子从手中滚落,在床上滚了几圈因为撞到了枕头终于停下,眼睛已变成了蚊香眼不停地转着圈。

“难道是我们轮流变成团子的诅咒吗?たかみね?没事吧?!”守沢急忙捧起晕头转向的翠团子。慢慢睁开眼,待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调整好姿势,冲着守沢的额头就是一记头槌,迅速跳下,一路蹦蹦跳跳地躲在了书桌后面。

“こら,たかみね!”守沢看着翠团子从书桌下方露出半个脑袋后又快速地躲了进去,怒火一下子涌了上来,但想到高峯委屈的小表情还是强压了下去,“我先去找点吃的,你不要乱跑哦。”

翠团子悄悄从书桌后露出小半个身体,微微点了点头,守沢才放心地离开了。

前辈家里真的到处都是特摄手办呢。翠团子跳到书桌上盯着手办看了一会,作出还是吉祥物可爱的结论后又蹦到了床上。说起来还是第一次来前辈家,一直是前辈来我家,父母对于前辈的印象也很好,感觉前辈已经快把我家当成自己家了……郁闷,想死……

那个是……前辈的周边,前辈确实参加过一些杂志的摄影,竟然还做成周边了,嗯……好像是有看到过普通科的学生拿着前辈的周边……有点火大。翠团子一点一点挪到吧唧旁边,怒火也一点一点增加。超火大……

感觉背后痒痒的,翠团子不耐烦地回头,对面正是哭丧着脸的千秋团子,诶?

诶?!!!

“啊啊啊啊啊啊!!!”

“做噩梦了吗?”高峯哥哥拿开捂住耳朵的双手。

“为什么全是前辈的事啊。”高峯捂着脸,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啊,那个每天来接你的前辈吗?你还真是喜欢他啊。”

“不是的!”

“たかみね,今天起得好早啊☆”守沢从门外探出头,“在聊什么吗?什么不是的?”

高峯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前辈请给我出去!”

诶?

 

校园里,喷水池边

“かなた,我好像被たかみね彻底讨厌了……”守沢难得的有些情绪低落。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puka~”说完,深海便看见了正向教室走去的高峯,向他招了招手,“早上好,みどり。”

高峯正要向深海前辈招手,一眼便看见了坐在喷水池旁一脸期待的守沢,立刻转身加快脚步向教室走去。

“我好像真的被彻底地讨厌了呢……”高峯转身的那一刻,守沢的世界也变成了黑白双色。

“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啦,puka~”深海依旧微笑着,“今天一定要解开误会哦,流星red。”

“哦,说的也是呢!”

 

于是在上演了一天的类似于猫抓老鼠的游戏后,守沢无精打采地走到喷水池边:“我一定是被讨厌了……”

“よおしよし~”深海摸着守沢的头笑着安慰道,不远处南云和仙石正架着高峯艰难地走过来,“今天一定可以解开误会的,puka~”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