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yuuki

主推翠千/岚泉/leo司/凛司
比较杂食,友情向基本都能嗑一点
不接受飒马腐向

【翠千】kiss?

标题乱起的,不要太在意

回复一下初期的文风,纯卖萌,毫无文笔可言

ooc可能有

祝食用愉快

 

 

一人早早地来到学生会办公室,把文件沿着桌边堆放整齐,沏了一杯茶,便静静地坐在桌前,一手撑着头,一手的食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

“嘎哒”一声,门把转动。

“这么早叫我来有什么急事吗?”说话的人戴着白框眼镜,深绿色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

音落,淡蓝色的眼眸里终于泛起一丝波澜。

“茶梗,立起来了呢♪”

“诶?”

坐在桌前的人炫耀一般地捧起茶杯,笑而不语。

 

“守沢学长,请立刻去学生会办公室。”话刚带到,衣更真绪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二年B班相反的方向跑去。

今天低年级的学生在走廊里冲刺几乎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最不可思议的是莲巳敬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直呆坐在座位上,坐得笔直,周身像是笼罩了一圈乌云。斋宫宗也有些反常,从学生会回来后一脸凝重,在教室了呆了几分钟便魂不守舍地离开了,连一直随身带着的人偶都忘在了教室。

即使是迟钝的守沢千秋也开始觉得其中一定有什么联系。

被叫去的全是各个组合的队长,而且组员们都很慌乱……难道有什么邪恶势力侵占了梦之咲?!

需要英雄出场了☆

守沢一路飞奔,冲进学生会敞开的大门,神情严肃却透着几丝兴奋。

“红色的火焰是正义的证明!火红的燃烧生命的太阳!流星red!守沢千秋!”

“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满活力呢。”天祥院英智笑呵呵地感叹道,“希望这份热情能保持到最后。”

“没问题!”

 

此时的一年A班,只剩高峯翠孤零零的一人,印堂发青。

同组合并且同班的南云铁虎从鬼龙红郎前辈那得知了学生会的此次行动,第一时间通知了他和仙石忍,仙石忍在走廊上遇到了衣更前辈便跟着一起避难去了,南云有鬼龙前辈,自然是有藏身的去处,唯独自己,在梦之咲的人际关系都与守沢前辈脱不了干系,又能逃到哪里去呢?而且高大的身材也不易躲藏。

为什么我会长这么高呢?

郁闷……想死……

当然,接下来的事愈发坚定了高峯想死的心。

逃过了深海奏汰的手刀,也猜到了南云和仙石会找前辈避难,守沢径直来到了一年A班。占据整间教室视角最广阔的位置的高峯早就瞥见了在教室门口晃晃悠悠的前辈,叹了一口气,望向窗外。

守沢从教室门口探出脑袋,一手扒在门框上,随着身体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绿色的领带缓缓荡了下来,在确认高峯没有逃跑的倾向后,才蹑手蹑脚地走进教室。像是第一次接触人类的小动物,想要亲近却心存余悸,距离越近步伐越缓。历经艰难,终于挪到高峯的课桌旁,蹲下身,四指扒着桌边,只露出半个脑袋,可怜巴巴地看着高峯。

每眨一下眼睛,都有一颗红色的小星星冒出来,转着圈向高峯靠近,因其移动速度之慢,每次都会被高峯准确无误地躲开。高峯十指交叉,两手撑在桌上托着脑袋,偶尔视线与那人撞上,便会有一颗自带发光效果的星星加速向他飞来,高峯立刻扭过头,失去了动力的星星在飞了不足一秒后便失去了光芒,坠落在地。对于高峯,守沢异常地有耐心,哒哒哒跑到另一边,蹲下,扒桌,露出半个头,继续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高峯。”

“高峯,你是流星队唯一的希望了。”

“高峯是流星green,是英雄哦,英雄要及时伸出援手,帮助人们渡过难关!”

说到最后,守沢突然站起,一手“啪”的一声拍在桌上。高峯依旧处于石化状态,脸颊却透着几分热度。

一定是因为暖房器具在身边待了太久,周围空气温度都升高了。高峯努力说服自己。

“高峯……”见高峯无动于衷,守沢都快哭出来了,他指了指自己的脸,“只要亲一下脸就好了,不然流星队就要被强行解散了。”

为了证明各个组合的凝聚力,每位队长都需要得到至少一名组员的吻,当然亲脸就行,时限为放学之前,否则强行解散组合。学生会是这么说的。

每位队长都很重视这件事,奈何组员完全不配合,然后就形成了走廊上那道如猫抓老鼠的亮丽风景线。

但无论怎么想……这完全是在开玩笑吧!

“高峯是好孩子。”意料之内的,守沢把高峯搂在怀里,“一定会拯救流星队于危难之中的,对吧。”

“前辈,请先放开我。”

“高峯……”守沢委屈极了,低着头,深吸了一口气,把眼泪拦在眼眶里。这一串无声的举动悄无声息地击中了某人的心房。

“我知道了!我会做的!”

“真的?”琥珀色的眼眸瞬间明亮。

“嗯。”高峯起身,一把推开守沢冲上来就准备蹭的脑袋,“我先去把窗帘拉上。”

“只是亲脸而已啊?”

淡色的窗帘在高峯手中皱成一团,玻璃窗上映出后辈早已渡上一层绯红的脸。

“怎么想都很羞耻啊!”

“哦。”

真是,我一个人在紧张些什么啊……就如前辈所说只是单纯的亲一下脸颊,而且整个偶像科都知道其中的缘由,即使被看见也不会被误解,但是……啊啊啊,前辈这个笨蛋!

高峯偷偷瞥了一眼站在身边一脸兴奋的前辈,开始思考亲完之后该去哪里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或者干脆一头撞墙上强行消除这段不堪的回忆。

“那……”接下来的话还未出口,守沢已闭着眼睛把脸凑了上来。

指腹顺着脸的轮廓抚至后颈,意外地发现前辈的耳根有点发红,不敢与前辈贴得太近,生怕过快的心跳被发现,小心翼翼地低下头缓缓靠近。

“高峯?”满脸通红的后辈冷不防吓了一跳,“还没好吗?”

“前辈……”

“疼疼疼疼疼,为什么突然掐我啊!”守沢两手握住高峯的手腕,奋力挣脱,“高峯,你现在的表情很像反派哦!”

“前辈好吵……”

“好了好了,”守沢揉了揉发红的脸颊,再次把脸凑了上去,眼角有些泛红,“我不说话了。”

还带着几分凉意的微风扬起窗帘,卷着青春期少年特有的小心思在教室里兜兜转转,但室温却不见有减,少年脸上的绯红又加深了几分。

 

兴冲冲地跑回学生会报告战果,却被对方笑眯眯的一句“证明呢?”当头一盆冷水浇得身心透凉。

 

“就是这样了,高峯……”

听见名字的第一个音,高峯拔腿就跑,奈何守沢早有准备,从背后拦腰抱住流星队最后的希望,坚决不放手。

“拜托了!真的最后一次,见证人奏汰就站在教室门口!一会就能结束!”

“请容我拒绝。”高峯在挣脱守沢这一方面格外有毅力,依旧步履艰难地向门口移动。

“限量版的berry happy!”

“……”

“两个!”

“~☆”

“三个!”

“成交!”

“啊啊啊爱你☆我就知道流星green是个好孩子。”面对守沢的熊抱,高峯这次没有躲开。

“那个,还有一个请求……”高峯转过头对着手指,目光闪烁。

“哦哦哦高峯竟然主动向我求助!”守沢一拳捶在胸口,很是自豪,“说把!任何请求正义的流星red都会答应的!”

“还有几周要期中考试了,能不能请前辈这几周抽点时间进行课后辅导。”

身为组合队长,守沢自然清楚组合成员的成绩,特别是三个一年生,守沢一直想找机会稍稍辅导他们一下,这次竟然有后辈主动提出,还是平日最抗拒自己的后辈,想到这里,守沢内心只剩欣慰。

“我知道了,交给我吧!今天就开始!”

“真的吗?谢谢前辈。”

看着后辈溢满笑意的碧蓝色眼眸微微眯起,守沢只觉一朵粉色的蘑菇云正在头顶炸开,尴尬地挠了挠头,身体微微前倾,把发烫的脸颊凑了上去。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