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yuuki

主推翠千/岚泉/leo司/凛司
比较杂食,友情向基本都能嗑一点
不接受飒马腐向

归途·第二部分·回廊(第九、十章)

神父翠(24)×恶魔千秋(16)高峯翠第一视角

自设世界观,ooc严重

写到后面脑洞越开越大,字数远超原计划orz

两章过渡(卖萌)用,无实质性剧情

前文链接:序章·因果(1~4章)        第一部分·线索(5~8章)

感谢miyo的意见和建议(熊抱)

     

 

第九章   日常

深夜,房门被打开了一条缝,开门者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发出声音,但年久失修的门却不争气地发出了声响,原本探进来的半个脑袋又迅速缩了回去,但扒在门框上的尾巴却忘了收回去。

这只小恶魔又想做什么啊……

见小恶魔的睡帽上的绒球从门后冒出来,立刻闭上了眼睛。意料之中的小恶魔的气息越来越近,紧接着一股凉气灌入被窝。

在心里长叹一口气,转头看着这只最近越来越得寸进尺的小恶魔一脸美滋滋的躺在我身边,几乎是用气声在说话:“我是在梦游哦~在梦游哦~不可以叫醒梦游的恶魔~”

是是~不可以叫醒你。

转身搂过小恶魔的腰,往怀里揽了揽。闭着眼睛也无法看见千秋的表情,不过通过那比平时快几倍的心跳也不难想象他的样子。

笨——蛋——

 

然后清早几乎是理所应当的被小恶魔锁在了怀里……

艰难地把手从千秋怀里抽出来,伸出食指和中指用指腹轻轻摩挲着他的下巴。小恶魔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待遇,微微仰起头,发出舒服的轻哼,又往我这里挪了挪。

像小猫一样呢。

“千秋。”

“嗯~”千秋终于把抱着我的手松开了,在枕头上蹭了蹭,本就因为糟糕的睡相变得乱糟糟的头发愈发凌乱,双眼仅睁开了一条缝,但抵挡不住来势汹涌的困意,没一会儿又合上了,迷迷糊糊地哼着什么。

得以挣脱的我长舒了一口气,坐起更衣。把千秋暴露在外的身体塞回被子里,掖好被子,坐在床边替他理快要打结的头发。

清晨厨房的日常无非是这家伙会从后面抱上来,手臂环着我的脖子,下巴搁在肩上,就算闭着眼睛,也能依靠灵敏的嗅觉迷迷糊糊地说出早餐的内容。毛茸茸的脑袋蹭得脖子发痒,只好无奈地把食物送到小恶魔的口中。不过看到小恶魔因为如愿以偿而露出的满足笑容,忧郁的心情也会好转一些。

“啊~”

“再吃就要被你吃完了。”伸手推开千秋想往脖子上蹭的脑袋,顺手捏了一下鼻子以示告诫。

“唔……”

“去位子上等着吧。”

“好~”千秋慢悠悠地松开双臂,转身向餐桌飘去,藏不住心思的小尾巴一晃一晃,仿佛能看到他满头顶的旋转的粉色小花。

清晨的阳光零零碎碎地洒在地面上,才发现窗外的树木泛了新芽。零星的雪花挂在枝头,树下的雪人只留下了装饰用的树枝,唯有某只一时兴起堆的小型雪城堡还留有一个底座。

冬季要结束了。

“高峯,马上就到春天了,我们出去玩吧~”千秋坐在椅子上左摇右晃,粉色小花不停地往外冒。

“嗯。”

回应我的竟是良久的沉默。

千秋?

转身却看见千秋一脸惊悚的表情,泪水逐渐溢满了眼眶。

哭了?!

“高……高峯!!!”眨眼已经被千秋紧紧抱住,“我还以为你会拒绝的!!!”

“那等天气暖和一点就出去吧。”

“嗯嗯!!”

 

早餐结束,千秋就趴在桌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手扶着他的后背,一手穿过膝窝,把他抱回卧室,似乎已经成为了习惯。

明明需要睡到很晚,却每天都会打起精神与我共进早餐,是怕我寂寞吗?

将手掌覆在小恶魔的手上,指尖穿过指缝扣住温度略低的手,小恶魔的手指微微回拢,依旧熟睡。

千秋的睡眠时间要比一般的恶魔长得多,似乎也更容易进入深睡眠。

这些应该是代价吧……

 

咚!

下巴受到一记重击,疼痛信号迅速传达到大脑,各个神经做出应急措施,其结果就是,我捂着下巴蹲在地上,全身颤抖。

撞击的发起者正捂着后脑勺缩成一团,小尾巴打着颤,轻声呜咽。

从某种方面来说,这也是我的错。

伸手覆在千秋的手上,被覆着的手却突然一颤。

千秋抬起头看向我,眼角挂着几滴泪珠,橙红色的眼眸透着几分茫然,使劲吸了吸鼻子,把即将溢出眼眶的眼泪拦了回去,像是怕被责备一般的战战兢兢地看着我。

默念咒语,手心出现一个白色的光圈,附着在千秋的后脑。

“还疼吗?”

千秋摇摇头,瘪着嘴沉默了半晌才开口:“我睡着的时候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被像受伤的小动物一般的眼神盯着,第一反应紧紧抱住千秋。

“没有,是我没有注意,对不起。”

“嘿嘿,没关系。”被千秋紧紧地回抱住,脖颈被蹭得发痒,“高峯好暖和啊,抱抱。”

脸颊一阵一阵发烫,埋在千秋的肩窝里降温。

“真是的,像小孩子一样。”

“唔。”千秋一把推开我,眼神比盯着茄子的时候还要认真,“我已经十八了,成年了,不是小孩子了!”

“恶魔的二十五年不是相当于人类的一年吗?”

“对啊,我今年四百岁,相当于人类的十八岁!”千秋闭着眼睛拍了拍胸脯,很是自豪。

看来还是一个笨小孩

 

 

 

第十章  许愿

深夜,房门凄厉的哀嚎把我从睡梦中硬生生地拖了出来,房门开到合适的角度,小恶魔一晃一晃地从门后飘了出来。

长叹了一口气,掀开被子,起身握住小恶魔缩在睡袍里的手,顺着他移动的速率缓缓拉进被窝。

小恶魔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躺下,可能是梦见了美食,砸吧砸吧了嘴,眼角满是笑意。

不禁伸出食指和拇指捏了一千秋的鼻子,小恶魔含糊地抗议着,两手在被子上乱拍,终于抓到了被角迅速向上一拉蒙住脸。

我侧卧在床上,一手撑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只可爱过头的小恶魔,待其呼吸平稳后,悄悄整理了一下被子,把千秋揽到怀里。

不知从何时起,千秋飘过来已经完全处于一种无意识的状态,跑过来太多次身体都习惯了吗?想到这里,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笑意。一直嚷嚷着不愿意叫我名字,说是害怕最后的分离,但天天跑过来又是想怎样呢?以为不叫名字就好了吗?

指节刮过小恶魔的鼻梁,千秋眉头微皱,吸了吸鼻子,又往我怀里缩了些。

晚安,我的小恶魔。

 

“高峯,高峯……高峯!!!”

足以贯穿耳膜的音量不断袭来,为什么这家伙这么有精神,明明天才刚亮……郁闷……想死……

睁眼视线正对上千秋灿烂的笑脸,满腔的怨气顿时消去一半。

“嘻嘻,说好今天一起出去玩的,提醒你一下。”说完,打了一个哈欠,沾枕就睡。

手背抵着前额,缓缓起身,待被音波搅乱的意识慢慢归位,睡意已经完全消失,看着罪魁祸首溢满幸福的睡颜,只觉得一根羽毛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扫过,卷走了一切,徒留一点笑意在心底荡漾蔓延。

翻阅了这座教堂所有的文献才了解,气息与法力对应。千秋恶魔的气息很弱,与之对应,法力也是极弱,这便能解释他为何连简单的法术都无法破解。这座教堂留有微弱的结界,足以抵挡一般的魔物。千秋若是离开教堂,定会遭到其他魔物的袭击,毕竟那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所以只好尽可能待在教堂里。

一定对这次外出期待了很久吧……

 

“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哦!”千秋把装着午饭的小篮子顶在头上,双手扶着,正对着我,两眼放光。

“要撞上了哦。”

“诶?”千秋转身,视野瞬间被褐色的树干占据。意料之中的,“咚”的一声撞了上去,几片树叶飘下来,落在了缩成一团的小恶魔的身上。

“高峯……”前一秒还带着些哭腔,回过头却是一脸灿烂,“我有保护好我们的午饭哦!”

忍不住走上前伸出食指重重弹了一下千秋的脑门:“这不是重点吧。”

千秋双手扶着篮子,没法反抗,只好一脸委屈地看着我,鼓着脸像是赌气。

拨开千秋的刘海,将手覆在前额,闭上眼睛默念咒语。微风卷起弥漫在空中的暖意伴着花香拂过耳畔,夹杂着精灵们的私语,恍惚间似乎听见了对千秋带着笑意的问候。掌心前额的触感被毛茸茸的头发替代,蹭得发痒。

睁眼对上橙红色的眼眸,仿佛凝聚着全世界最温暖的光芒,嘴角扬起一个很好看的角度,和初次相遇时一样的笑容,目光落定就再也移不开了……

终于绕出了森林,原本被分割成碎片的天空露出了完整的面目,纯净的蓝色仿佛下一秒就会滴落,将一切印染成天空的颜色,广阔的草地绵延至天际,耳边唯有鸟儿的啼鸣与精灵的嬉笑,以及某只过度兴奋有点毁氛围的笑声……

看着展开双臂在草地上转圈的千秋,无忧无虑,单纯地展现自己的喜悦,任何美好的言语都无法形容的纯真笑容。那份自觉醒起就埋藏在心底的强烈情感正愈发地昭示自己的存在感。

握紧胸前十字架的下端,闭上双眼默念咒语,脚下的气流缓缓向四周散去,所及之处每一个生命体的气息都传入脑内,确认了近处没有其他人的气息,将此时最远处的气流附上灵力,升起一道透明的屏障。即便有人经过,也不会发现我们的身影。

“高峯!”音落,便没有了下文。

千秋正站在身前仅一拳的距离,视线对上的瞬间似乎是愣了一下,才慌慌张张地移开视线,一把抓起我的手向一棵树走去。冰凉的感觉从手腕处一点点渗透过来,提醒我眼前这个人恶魔的身份。一只吵吵闹闹的恶魔,一只会因为一道喜欢的菜可以兴奋一天的恶魔,一只会因为死去的小动物哭哭啼啼的恶魔,一只只需要有人陪伴便能满足的恶魔……

挣脱千秋的手,在其不解地回头时,立刻回握住,把冰冷的手紧紧握在手心。

红晕悄悄漫上小恶魔的脸颊。

庆幸小恶魔和我一样拥有这份情感,只是迟钝的小恶魔应该还不知道这份情感名为恋。

 

初春的微风还携着些许凉意,倚在树上,望着许久不见的明亮景色,一时有些恍惚。

一个在之前几乎是奢侈的风景。

这不是梦境,这样提醒着自己。

接下来最重要的事大概是让小恶魔明白恋是怎样的一种情感了吧……

沉浸在近乎虚幻的幸福感中,意识渐渐飘远了……

再次睁眼,已是黄昏。肩膀有些沉,手背抵着前额,待意识恢复,视线聚焦在肩膀,果然是熟睡的小恶魔。

落日的余晖透过树叶的缝隙零零碎碎地洒在千秋身上,像是点缀在艺术品上的光点,让人不舍得惊扰。想抬起手才发现衣袖被紧紧地攥着,望着毫无防备的睡颜,虽然不想承认,此刻喜悦的心情胜过了无奈,一种被无条件信任的幸福感,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盖过了所有情绪。想停下时针的转动,定格在这一刻直到永远。

背着千秋走在回教堂的路上,脚步放得很慢。

深蓝于天空中央晕开,向四周扩散,与霞光交汇处透出淡淡的紫色,一直向下,直至地平线化为玫瑰金色。天边最亮的一颗星已经迫不及待地证明自己的存在,偶尔路过的精灵轻声与千秋告别。

“翠……”

千秋?

手上的力气顿时松懈下来,立刻弯下腰,将千秋向上托了托。

“我们这是要回家了吗?”千秋揉着眼睛,像是还未完全醒来,意识有些迷糊。

家?

这只小恶魔已经把教堂当成家了吗?

“对啊,准备回家了。”话语间不经意带了几分笑意,连我自己也是在说完之后,才觉察到了心底正一圈一圈漾开的欣喜。

“你终于愿意叫我的名字了吗?”

“因为我喜欢翠啊。”毛茸茸的脑袋又蹭了上来,简短的言语夹杂着愉悦的音符,“我想一直待在翠身边。”

这只小恶魔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不过要是考虑这么多,也不是我所熟知的千秋了。这也是这只迟钝的小恶魔特有的“狡黠”之处了吧。

“不害怕最后的分离了吗?”

“唔……但我认真思考过了,我还是想喊翠的名字。”

这样吗?

无法像千秋一样率直地表达情感,只好将美好的愿望都藏在上扬的嘴角。

这一世太短,希望下一世能拥有永恒的生命,与你再次相遇。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