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yuuki

主推翠千/岚泉/leo司/凛司
比较杂食,友情向基本都能嗑一点
不接受飒马腐向

【翠千】关于起床气的各种猜想

占tag致歉,其实是很早以前写的小段子,发了删,删了发了好多次……

稍微做了一点修改,各种私心,ooc注意

 

 

为了庆祝首次集体演唱会大获成功,队长一早便召集队员进行各种庆祝活动,从商业街到游乐场再到美食街最后到KTV,一天都处于极度亢奋状态的守沢、南云、仙石三人终于在唱了三小时的队歌后打着哈欠睡了过去,深海戳了戳三人软乎乎的脸,满足地笑了,高峯看着睡得不省人事的三人,一脸郁闷想死的表情。

“那么,我们的队长就交给你了,みどり,要好好把他送回家哦。”深海一手抱着一个,笑着说道。

“大将,我会成为男人中的男人的!”

“在下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忍者的是也。”

“看来做了美梦呢,puka~”

“背着前辈真的好显眼啊,郁闷……想死……深海前辈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哟,两个人小意思pukapuka~”

“那明天见,前辈路上小心。”

“嗯,みどり也是。”

 

幸好夜已深了,车站的人并不多,不然高峯可能真的会跳下月台。

登上电车,空荡荡的车厢里只有他们两人,呆呆地坐着,听着广播只希望快点到站。

 

(版本一)

“たかみね。”睡熟的守沢不知不觉靠在了高峯的肩上,在他肩上蹭了蹭,“よおしよし。”

细碎的短发在颈间摩挲有些痒,看着毫无防备的守沢,高峯只觉得脸颊发烫,伸直手臂绕到守沢背后。

只是想伸个懒腰而已。

然后就把守沢揽到了怀里。

毕竟前辈坐在那儿摇摇晃晃的,撞到头就不好了,嗯……就是这样。

应该不会发现吧。

高峯轻轻撩开守沢的刘海,缓缓低下头,唇额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心跳声也愈发不受控制。

“流星red!”如英雄出场一般,守沢摆出了经典的登场姿势,右手一拳准确无误地击中了高峯的下巴。

“たかみね,どうしたどうした!”看着捂着下巴蹲在地上发抖的高峯,罪魁祸首问道。

“醒了?”

“嗯☆”睡了一觉,元气满满。

“那下车吧。”

“诶?”

“到站了,前辈家。”

“既然醒了,那就要护送后辈回家啊,哈哈哈!”

“不用了。”车门刚一打开,高峯就迫不及待地将守沢推了出去,“前辈路上小心。”

“哦,那明天早上我去接你哟☆”

“随你。”

 终于熬到了电车启动,高峯坐在椅子上,脸上的热度还未褪去,吃痛地摸着下巴,长叹了一口气。

前辈那个笨蛋。

 

 

(版本二)

 

本能地向可以依靠的方向倒去,没有一点防备,就这样靠在对方肩上,估计是做了拯救了世界之类的梦,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不过在对方看来有点傻……

车厢有些晃动。伸出手臂动作僵硬,直到守沢向另一边倒去,高峯才慌忙扶住了守沢的肩膀,往自己怀里揽了揽。

“たかみね。”睡熟的守沢在高峯肩上蹭了蹭,“よおしよし。”

这个人为什么一点防备心理也没有啊……

下一站就到前辈的家了,不过前辈这个样子应该睡得很熟吧。

拂过守沢的耳廓,将其细碎的短发撩至耳后,缓缓地俯下身体,脸颊一阵阵地发烫纠结再三还是选择了放弃。

电车减缓了速度,开始进站,身边的人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

强行叫醒前辈一定也是迷迷糊糊的状态,要送他回家才行,不过一个人再走回来……有点害怕,而且这是今天最后一辆电车了。

电车再次启动,身边的人意料之内的没有醒来。

嗯,干脆今天把前辈带回家吧。

 

 

上一篇版本二,翠翠把千秋带回家,替他换了睡衣。千秋睡地上,翠翠睡床上。然后第二天早晨的场景。

 

 

版本一:也许是比较正常(?)的版本

六点,闹钟准时响起,扰人清梦。伸手在床头摸寻闹钟,不慎将吉祥物碰落才不情不愿地睁开双眼,搜寻吉祥物的身影。

屋内的另一个人已经醒来,呆坐着,稍显宽大的睡衣将其右肩完全暴露在外,怀里抱着的正是那只掉落的吉祥物。

“前辈,可以把那只吉祥物给我吗?”

“嗯。”音落,却没有任何动作,一脸茫然。

“前辈?”

“嗯。”

“该起床了。”

“嗯。”

“今天早上有特摄节目。”

“嗯。”

“今天早饭吃茄子。”

“嗯?!”

守沢迅速把吉祥物放在枕边,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门口走去,却在拐角处在墙上结结实实地撞了一下。捂着发红的额头蹲下,默不吭声。

高峯也顾不上穿鞋,赤着脚向守沢跑去,在他身边蹲下:“疼吗?”

“不疼……”守沢抬头看向高峯,吸了吸鼻子,把泪水硬生生地拦在了眼眶里。

“前前前辈,你不要哭啊,早饭没有茄子。”

“真的?”

“嗯。”躲避着守沢像小动物乞求怜爱一般的眼神,高峯小声回答。

偶尔游荡的视线落在守沢的笑脸上,又立刻望向别处,在心底的一点点堆积的小心思隐藏在脸上愈发明显的红晕里。

 

版本二:满满私心的版本

关掉闹钟,就像是黏在床上一般,慢悠悠地滚下来,稳稳落地,再懒洋洋地转个身,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摇着用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成一个球的守沢。

“前辈,起床了。”

“嗯~再睡五分钟~”说完,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撒娇一般的语气将高峯的清醒度瞬间提升到百分之百,开始思考起眼前这个人是否是守沢前辈。

“前辈,起床了。”高峯稍稍提高了些音量。

“再睡一会~”守沢转过身,看着高峯,氤氲着水汽的双眼有些诱惑,掀开被子,“たかみね一个人睡是不是觉得冷啊,一起睡吧~”

三道黑线垂下,只觉大脑“嗡”的一声强行罢工,回过神已经被守沢一脸笑嘻嘻地拉进了被窝。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郁闷,想死……

不要随便地把人当抱枕啊,很热的……

就只有五分钟哦。

 

 

版本三:应该是不会发生的版本

在床头摸索着闹钟,隐隐约约听到了咋舌声。

前辈?

“那个,前辈,起床了。”

“哈?!天都没亮啊。”

Σ( ° △ °|||)︴守沢前辈?!

“要早起去前辈家拿东西,就……”躲在berry酱的身后,声音越来越轻。

“うるさい……”

(⊙x⊙;)隔着berry酱,高峯都能感觉到从床下传来的阵阵怨气。

没睡醒的守沢前辈好可怕QAQ

 

 

版本四:没有最私心只有更私心的版本

好热……

呼吸好困难……

难道感冒了?

?!

merry酱变成了守沢前辈?!

不对不对,怎么可能,前辈什么时候爬到我床上来的?!

条件反射地直起身,没有注意脖子却被对方的手臂紧紧环住,重心向后倒去,原本想用手撑住,守沢却翻了个身,眼睁睁地看着前辈把可以支撑的床面占据,只好急忙收回手,闭上眼睛,迎接不愿面对的现实。

咚,哐当,嘭!

重重地摔在地上,还好下面就是守沢的床铺,减缓了冲击力。看见前辈趴在自己身上,依旧睡得很熟,高峯才松了一口气。

诶?为什么我会松一口气?

“みどり,刚刚发生了什么?”高峯的哥哥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打着哈欠走了进来,“听见好大的……声……响……”

空气突然凝固,唯有时钟依旧敬业地运转,“滴答滴答”的节奏渐渐将兄弟俩的脑回路拨回正轨。

“打扰了。”动作迅速,丝毫不拖泥带水,完全没有留下一点机会让高峯翠解释。

“嗯~たかみね~怎么在我床上啊~”

“那个……不是……”

“啊,是不是因为一个人睡太寂寞了,真是一个爱撒娇的孩子呐~”

“不是的……那个……”

“那再陪你睡一会儿吧,よおしよし~”说完,趴在高峯身上又睡了过去。

所以说,不是那样的……

郁闷……想死……

 

评论(2)

热度(39)